2007年10月15日 星期一

我們為什麼在這裏?


依段片,上年剛開Blog時post過。

同一段片,令五師兄決定戒酒...雖然酒同腦癌唔大關係啦,但係人生的無常,世事之難料,我們只可以為了自己所愛的人而好好珍惜同照顧自己,避免一些可以避免的災難。

今早,一個妹妹告訴我她在美國的表哥腦癌快速惡化,已經講唔到野。

佢表哥之前一直好努力地對抗癌魔,接受多次化療,亦做過開腦手術。上次佢返香港時,樣子已經完全變了。

現在,佢表哥雖然講唔到野,但係一樣係非常非常痛,要每半小時打嗎啡止痛;又因為藥物關係,根本訓唔到覺。無間地獄,就在此時此刻,自己的身體中。

妹妹正在辦VISA,希望可以見到表哥的最後一面。

災難可以忽然降臨在任何人身上,不會預先驚告,就算你多有錢多有地位,都一樣躲不過。

世事如此無常,我們不是應該珍惜身邊的親人朋友嗎?特別是在大家都健健康康時,多點無事常相見。

有時候,我地唔一定有機會講再見的。


又,妹妹既事再加上天水圍的慘劇而很難過,語無倫次。

我總是覺得,如果我們都真係一直都記得自己和其他人都有一天會離世的話,人與人之間就不會有那麼多仇恨和衝突。

又又,原來之前我無講,妹妹既表哥,只有三十歲。

14 則留言:

Hiuman 提到...

多窩心的一篇blog..
仍然在呼吸都應該要慶賀..

seikomatic 提到...

正面D,該關心身邊的人就行動,唔好齋林同等得閑,做左唔會後悔。

該玩過山車就去玩,而家D fans 都唔敢玩,得番俺一個人話要去玩跳樓機...

Samsara 提到...

huiman:我仲以為你係第二個網友添,珍惜現今所有,人就開心囉。

大師:我之前同班妹妹去海洋公園team building,一開始就滑浪飛船濕晒,跟住再玩越礦飛車,到海盜船同跳樓機真係投降,去左睇水母...好彩我後生時,一連氣玩左兩次跳樓機...在樂天,在頂望落去個湖定海,真係好鬼驚。

Hiuman 提到...

開心:(...i am 『hiuman』...讀音同human一樣:(...

ak 提到...

Sara姐姐,

九巴廣告說得好...「總有想見既人...」

無事多相見...

匿名 提到...

SAMSARA 姐姐,
你果個朋友真人真事, 同我既真人真事都係差唔多, 十年前, 我個英國既表哥突然生胃癌, 短短三個月已經到了未期,我成家都已經飛過去睇佢了, 但係我無去到, 原因係, 我都出左事......
當我可以起行飛去英國既時候,就收到消息, 佢已經走左, 臨走時還問點解我唔過去探佢...
我最後一次見佢時, 佢係訓左向副野入面..
安表哥享年27歲

上一年
我另外一個表哥, 即係安表哥的親生哥哥-康表哥,亦都係同一種病過身, 佢既離去令我打擊好深, 亦都係令決定再去讀書..
佢由發病到離去足有兩年, 但係佢無講任何人知, 除左我家姐,亦要我家姐唔准同任何人講, 因為事情太重大, 家姐擔當唔起, 時夜同家人一起相量, 我家, 決定保守秘密.
我向佢面前要扮到唔知, 明明見佢由140 磅瘦到100磅到, 因電療關係, 皮膚發黑, 都要扮唔知, 到有一日, 我有事搵佢相量, 電話無人聽, 果刻有D不秒, 然後就收到電話了, 佢出左事, 佢向屋企離開左...
事後好多野, 令我好心痛...
- 佢身前最放心唔落去係佢媽媽, 一路以來都唔比佢媽媽知佢有病, 化療既時候就搬出去住, 同佢媽媽講要出差, 最後呢, 係佢行動不便既媽媽發現佢暈到地上, 而表哥在佢媽媽懷裡離開的,
- 佢身前已經知道唔得, 停左好耐治療,要慳返D 錢比佢媽媽,亦準備了遺書,甚至準備了一本完全自殺手冊 (我在收拾佢既房間時發現的), 我呆了很久.
- 前一日, 佢打電話比佢既同事, 交帶了所有事, (其實佢D同事都估到咩事),

太多字了, 唔打落啦, 你篇文令我感覺好深,

HITCAKE 妹妹

Samsara 提到...

hiuman: Sorry呀,唔好喊,姐姐鍚返。不過你係咪真係得十九歲嫁?做乜講野咁老績。依家天真無知係你既權利來嫁,過多兩年,你只可以對住阿媽同女友扮cute。

AK哥哥:約齊咁多人係難d,咁你做召集人既,加油啦。

Hitcake妹妹:我依排唔知乜事,同事朋友都有唔少患病。

其中一個,係我Supplier既major contact。本來佢做得幾好,但係忽然之間有好多錯漏,搞到我地比客丙到七彩。

我果時請唔到人,一個人頂晒,真係越做越火,同佢講野既語氣開始越來越重。

佢呢,係自尊好強既女人,既係唔話得既,搞到關係好緊張。

之後有一日,佢話要準時收工做Body Check,本來只需要放一日假,結果放左足足一個半月,結腸癌,僅僅未曠散,做左手術,好返可以返到工。

原來佢之前忽然間做得咁差,係因為佢病。而家,佢真係狀態大勇,我同佢亦好鬼friend。

我好慶幸佢好返,其實好小事,大家心平氣和坐低傾兩句便OK,但係我地要記得,唔係次次我地都有機會講『對唔住』、『我愛你』同『拜拜』。如果我時時記得身邊既人隨時會病、甚至走,咁我對其他人就會多d體諒同包容。

講生死好似係d好負面悲觀既野,但係我唔係咁諗。因為了解生命短暫、相偶難得,我地先會更加珍惜,亦都會因此而生活得更好。

Hitcake妹妹,你個經歷,真係令人難過呢。如果要講從中學到d乜野,可能係珍惜呀。

你份工好似真係好忙呢,咁,正路而家係博殺期,不過,中間既取捨要平衡。

唔駛急住做d乜野決定,慢慢諗下,同埋身體健康最重要,無任何工作值得犠性自己既健康。

保重。

Hiuman 提到...

~_~真係19歲架..我..心景老..="=

匿名 提到...

姐姐,
我坐言起行的, 依家已經讀緊書了, 之前公事私事攪到個人嚴重失去平衡, 所以,過來, 都係一種解決既方法....
hitcake

匿名 提到...

姐姐,
上次單野未完的, 我最震撼係警察叫我去表哥間房見最後一面時, 佢訓左地下 (警察唔敢郁佢, 驚佢係自殺), 沒有眼閉,手扼權頭, 表哥係一個好勤力, 好孝道, 好痛錫身邊既人,而且好有才華, 最後竟然落得咁既下場, 果陣, 我係懷疑世上既種種既道德觀念, 事實上果段時間我精神仍接近崩潰. 那時我剛在英國放逐了三個月, 其間英國有uncle 有了未期肝癌 (又係癌!!), 問公司請假, 公司唔批, 結果又過左身, 再問公司請假, 公司又唔批, 叫我做人要識得分輕重... 件事令我相當難過, 你講得岩, 依家係我博殺期, 但為左博殺, 真係一點而親情友情也不顧? 後來我家做喜事, 個project 又批左比我 (我真係唔明, 又唔係我結婚, 做咩請咩人都要搵我, 點樣佈置, 大吟姐etc 都係我做...)anyway, 係開心既事, 辛苦d 唔緊要, 婚禮完左第二日, 就表哥出事, 最諷刺係, 十年前成家人除左我都見到安哥最後一面, 十年後全家得我可以見康哥最後一面 (岩岩喜事完, 我家只能派我做代表), furneral 過程一點不好受, 有人想發死人財, 我做衰人拒絕左, 結果比人話我攪寸左個party, 角色吃力不討好, 不過都係少事, 每天睇住姑媽, 他家十年內死了三個壯丁都要癌, 每日同檳義週旋, 兩個月內學識做紅白二事, 但公司向呢個時候叫我又出差, 今次我回覆, 不如炒了我吧.
furneral 完左, 真係即刻送上機票叫我去菲律賓一遊... 去完菲國, 不夠兩個月又放逐我去歐洲, 果年, 連d 普通朋友睇見我個樣, 都驚會出事..而果段時間我既腦海不段出現表哥臨死時都係孤單一個面對困境既畫面, 而我預感我既結局, 似乎都係同佢一樣, 甚至客死異鄉...
果陣時期, 我諗既所有一切都係負面, 實在無好野我去諗, 後來到我健康出問題, 家人同朋友都勸我去散心吧, 因為個結始終向我心到, 心結已經好嚴重了, 唔再鬆下再變死結...所以就排除萬難,辭職,放開所有, 重頭來過, (當然家人既支持係好重要啦 !!! )

姐姐, 可能你會奇怪你唔識我, 我又唔識你, 點解我咁多野講, 仲要咁私人既野, 其實好多野都講緣份的, 老實講句, 我好少睇人家的blog, 去了美國, 睇下朋友既blog, 再睇佢地連結既blog, 再睇再連結既blog 先睇到你, 開頭我睇係德哥果篇簡直拍案叫絕, 再睇多幾篇, 相信你係信佛既人了,因為現時為止, 只有佛界果邊先可以解開我某種心結...
果日, 我好冷靜地問師父: "表哥明明千方百計唔比佢媽媽知佢有事, 點解咁殘忍咁要行動不方便既媽媽, 一次又一次要佢單獨承受最愛既人咁既身邊離開, 仲要向最孤單無助既時候 ?? 係咪佢地前世做錯咩事, 今世做咩都好都要承受呢個業?"
師父答我: 阿妹, 呢個係你表哥既福氣來的, 你姑媽一手帶你兩個表哥來呢個世界, 最後向佢懷裡離開呢個世界 (兩個都係姑媽懷抱裡彌留然後過世)...
我聽完後眼淚都不停流下來, 我為左呢件事好多晚不能成眠, 果晚終於鬆左少少...

hitcake

Samsara 提到...

hiuman:你細個時好得意呢,十九歲姐,無話蒼老既。

Samsara 提到...

hitcake妹妹:

你已經讀緊書咁就好啦,我有朋友同我講,有d行業比如audit就係咁,連佢去西藏旅行,都要問點檥揾佢conference call同要佢覆email...唔好話internet,有冇水沖涼都唔包。臨走之前,晚晚做到十二點後,連約左我都要放飛機。

但係,搞到咁重要既事都唔放人,真係---妖!

事業依家野,後生時都爭取過,不過我有個舊老闆點醒我(其實佢本來係想激起我鬥心嫁,點知有反效果),真係比個CEO我做都唔會令我開心,我又從來無諗住創業。

http://samsaradiary.blogspot.com/2006/12/blog-post_10.html

你有師父?咁就好啦。我之前都試過對住法師喊到收唔到聲,仲要佢越安慰我就越喊得勁,之後勁眼訓,訓完都覺得舒服好多。

關於業,我都有好多疑問,我有隻CD係講業嫁,等我硏究吓點post出來。

緣份係好奇妙嫁,有時我會覺得可能我地兜兜轉轉,身邊既都係同一班人。

同埋,如果唔想太公開講,你駛唔駛我delete你之前d comment?

匿名 提到...

姐姐,
不用delete了, 如果向網上都唔可以暢所欲言既話, 我會覺得仲加孤單的..
呢到幾好丫, 你唔識我, 我又唔識你, 我打既野又無傷害到人, 而且大家又會比feedback. 當係一種心靈雞湯羅.
果個師父佛堂做的, funeral 完左就無見了. 可能生命中有d 人無拉拉走過來扶你一把,然後又走開左掛.
hitcake

路人癸 提到...

讀blog以來第一次哭了。謝謝妳們的分享,我也要學會珍惜。

不懂該說或能說什麼,希望hitcake和她姑媽都能堅強,以平常心靜待傷口癒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