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30日 星期三

原來我們是這樣走過來的

S知道自己係一個好幸運既人,雖然生性刁蠻燥底自我惡死,但神奇地,仲有一班由中學一齊玩到依家既朋友。

其實,真係唔明,我地點可能做朋友咁耐嫁呢?比如好簡單地大家出來一齊食飯咁,點菜已經係一個超級高難度------

S有幾偏食,係要成篇文先至講得完

偶然會在S個已經無乜人睇既blog現身的麥太,係一點點點點辣都不食的。係一點辣都不能。仲記得當年中學時,好似係S提議去食印度野........麥太連個湯都話有辣味,全程乜都無食過,塊面黑既程度,到依家當時在場既人都記憶猶新.......

豬豬油油就最fuzzy,唔食一條條既魚,但係就食魚柳飽;唔食蝦,但係蛋黃蝦佢又食喎;龍蝦肯食,但係賴尿蝦又死都唔食喎...總之,佢係女人,女人到其他女人都唔明。

粉紅怪呢,就最就得人,除左因為愛護海洋生態而唔食魚翅之外,樣樣都食。


不過,請看上面張不食清單,依四個人坐埋一齊,仲有d乜野菜可以點呢呀吓?如果再來多幾個同學仔,就.......都唔明,點解次次我地都可以食幾個round???


******
咁多年來,其實我地除左無可抵賴地老左之外,都真係成熟左的。

記得以前讀書時約出街,如果因為要陪屋企人而唔出得來,係會唔好意思講的;S當年會覺得好瘀,陪屋企人好似好老土。

出到來做野就唔同囉,如果因為其他原因而唔出來聚會呢,可能有人會投訴,但係如果係因為要陪屋企人,咁就一定無問題,無人會有任何怨言。

去旅行時,如果同學係想買野比自己,咁大家都係反應普通,有就有無就無啦。但係如果係想買手信比世伯伯母,咁就大件事囉,全部團員都會十分上心,周圍睇周圍揾,一定要買到先至擺休!

以前講得最多既係工作同是非,依家就最關心健康同屋企人。

******

我地都慢慢學識,慢慢明白,乜野先至係真正重要的吧!

明天又係我地一年一度,地獄式馬拉松大食會的時候啦。經過有同學仔病倒又好返之後,S是很珍惜很珍惜很珍惜的。

所以,就算依個禮拜S咳到聲線(難得地)柔弱,都一定會出席,而且會毫無愧色地幫個盤菜加料!!!



祝各位身體健康,新年愉快!

2009年11月6日 星期五

無常

有乜理由渣打馬拉松已經全部滿左呀!!!!!

以前不嬲係過左Early Bird優惠都仲有得報名嫁!!!今年Early Bird優惠仲有一個月,就已經滿晒!!!!!!

我仲未報呀!!!

我仲好老定,跑全馬喎,邊有咁多傻佬會癲到想跑夠42.195公里呀!

點知,康港人真係越來越傻。

今次無得跑啦!!!!!!!!!!!!!!!!!!!

唉。拖啦拖啦,結果....

=======

然後,去志蓮上法句經時,Annurudha法師話,佢唔舒服,今堂係最後一堂,下年九月前至再教。

我知道法師遲早會唔教的,但在腦裏面想像同真係發生係唔同的,好突然。

在思維上,人人都明白,變幻才是永恆。但係到變化真係發生在你身上時,仲可以哼得出歌仔既人有幾多?


好在,由師兄知道,法師只係牙痛。法師都已經牙痛左兩個幾禮拜啦,下個禮拜仲要去剝牙。

不過,法師仲會留在香港,休息一個禮拜後,仲會再教巴利文翻譯組。

真係鬆一口氣。


但願法師身體健康,早日康復。

2009年10月20日 星期二

打仔有理(?)

話說,有個心理學家去到戰機飛行學校去講motivation,主張教學時應該要多鼓勵,因為獎勵會增強正面作為,但係懲罰唔能夠減少錯誤行為。

但係有個教官立時彈起身,講話:「唔係喎,我既親身教學經驗係:每當我一讚完學生飛得好之後,下次一定飛得差;但係,如果我鬧爆一個飛得唔好既學生呢,佢下次一定會改善好多。」

佢一個教官咁講就話偏見姐,但係其他教官都附和佢喎。

心理學家係一個真正有科學精神既科學家,佢好肯定佢既「奬賞有效,懲罰無用」在各種實驗之中都證明正確,但係,點解依班教官個個都有相反既經驗呢?

佢諗左好耐,突然靈光一閃:雖然鬧爆之後學生有改善,但係,個改善唔係因為鬧爆....


點解?

因為,Regression toward the mean(呵!放心,我唔係數怪,唔會寫formula出來)。

渣飛機係一個非常難掌握既技術,當然考到入來既學員都有潛質可以渣好飛機,但係在學習同訓練既過程之中,有好多隨機既因素都會影響佢地既表現。所以在未滿師之前,學員都真係好漂忽,時好時壞。

而特別好又或者特別壞既飛行,都係因為佢果日去運,或者倒霉...

咁,每當有超完美又或者差d擋左指揮塔之後,下次多數都係會飛返自己平常既水準。所以,雖然好似係因為教官讚完之後個學生就讚壞,好似係因為教官運真氣狂柄學生佢就終於開竅....實情,我地係fooled by randomness囉。

依位心理學家由此啟發,一直硏究因為隨機事件而引致既謬誤,終於,在2002年攞左諾貝爾獎(仲要係好唔啦家既經濟學獎),佢係Daniel Kahneman


故仔來自The Drunkard's Walk,唔係講酒,而係....原來我地真係好迷信又易扼。

2009年10月13日 星期二

點解咁多折騰?

Kosala國王問佛陀:「點算人世中有咁多麻煩、痛苦同折騰呢?」

佛陀答:「因為 - 貪 嗔 痴。」

咁,貪嗔痴應該人人都聽過,但係,其實係乜野意思呢?

Anuruddha法師解釋,係Attraction,係Repulsion。

當眼睇到奇洛李維斯、耳聽到巴哈、鼻聞到花香、舌嚐到白松露、身感到柔軟既梳發、意念想到自己中左六合彩.......咁,你就會好鍾意好喜歡想要更多更多更多.....依個就係啦。

又,當眼睇到Tempo個廣告、耳聽到全條車龍一齊响咹、鼻聞到垃圾車經過、舌嚐到黃蓮、身感到跑跑下拗柴、意念想到揾唔到張彩票........咁,你就會唔鍾意唔想要好鬼嬲......依個就係啦。

,係Confusion同Delusion,係不能如實觀之。

佛陀比喻貪嗔痴之害人,就好比一d無樹芯既樹木,比如香蕉樹咁,佢既樹幹由樹皮一圏圏咁捲出來既,中間係空既;而香蕉仲有一個特點,同香蕉一結果成熟之後,棵樹就會死。所以,佛陀話:貪嗔痴就好比一棵無樹芯既樹,會比自己既(苦)果毁滅。

用現代d既例子,未就好似異形咁,當Alien在你心口破殼而出時,就係個人死既時候lu。

(我都覺得依個比喻好驚,下面條片好核突,可以skip)



(經文源於Kosala Samyuttam, Chapter I, 2 Puriso)

2009年10月11日 星期日

TED

必看!





(可以開字幕)


2009年8月25日 星期二

法句經

由南傳法師Anuruddha教授既法句經將會在九月廿四日開學:

地點:志蓮夜書院
時間:每星期四7:45 - 9:15 pm
課程內容
(法師以英文教授,有中文翻譯)

Ven Anuruddha在斯里蘭卡係國寶級既學者同法師,我地遠在香港有機會聽法師講經,實在係好難得既因緣。

有興趣就快報名吧。

2009年8月16日 星期日

反網絡暴力宣言

互聯網是自由媒介,所有網民都享有言論和思想自由,不容暴力干涉。思想和言論自由,是香港社會的基石。網上網下,我輩都有責任好好維護這個權利。

反對一切防礙網絡自由的行為,包括:- 粗暴壓制及禁止反對意見- 利用軟/硬手段,甚至恐嚇,去令反對聲音消失。

本人對網絡暴力行為深表遺憾,故貼此宣言,希望網上的言論自由和人身安全,得到保障。

本星期內,本博客將不作更新,以示抗議。

2009年8月2日 星期日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慈善跑2009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慈善跑2009依家開始報名啦!

有十公里同半馬,仲有親子樂既三公里跑添。

11月29日在迪欣湖跑,迪欣湖唔止風涼水冷,仲係全平跑會容易跑d嫁。

快d報名啦!

2009年7月30日 星期四

下雨(2)

在射鵰中講到蓉兒知道靖哥哥一定要回大漠聚華箏公主,大家終要分手,便爭取同靖哥哥一齊既每分鐘,每日都要跟佢一齊,直到自己支持吾住才去睡覺.又到處撩事鬥非,希望同靖哥哥有多d共同經歷,供以後回憶.一日下起雨來,行人紛紛向前跑,但蓉兒卻仍慢慢走。

既然前面一樣落雨,咁,跑去前面又如何?



一開跑就開始下雨,仲越落越大...........so?

諗返,其實S從來都未試過好好地淋雨,雨點打落臉既感覺,原來一d都唔似花曬的,而且,雨點原來有大有細的。雨涼涼的,其實都幾舒服;唯一係鞋襪都濕透,有點重,不過只要小心地跑,還不錯的。

跑跑下,雨停左.....再跑返去時,又再下雨.....跟住又停雨,又下雨。

晴天又如何?下雨又如何?


都是好天氣。

(兩年前的S...這就是成長)

2009年7月23日 星期四

古箏

老爸佢好鍾意音樂,不過細個時無錢又無機會學;佢等仔大女大之後,就係樂器都岩,乜都學:大提琴、笛、馬頭琴、二胡....依排佢學緊saxophone,仲鍾意到,買多左個高音saxophone來玩下(乜原來saxophone有高低音之分嫁咩).....仲會朝朝早去跑一陣步之後,就會攞出saxophone練足一個鍾。

老爸在兩年前退休之後,就全情投入,參加既左個業餘柴娃娃中樂團;佢個樂團勝在夠平,只要比個飯盒佢地食就得啦(有時會好d,請佢地食餐飯;有時,連飯盒都無個呀),所以佢個柴娃娃中樂團都幾受歡迎,成日有人揾佢地去表演。雖然個個都係業餘,佢地好認真的,表演之前晚晚都要練習,佢個女要約佢食飯都要排期,仲隨時會比自己老爸放飛機添。因為咁認真,佢地表演其實都有相當不俗的水準的。


老爸一直好遺憾既係,佢無襯自己既兩個仔女年幼無助又聽話時迫佢地學樂器,搞到兩個仔女都唔識任何樂器...佢個女仲誇張,講到明唔鍾意音樂,收音機一定唔聽,畢業之後乾脆連歌都唔聽;佢個女唔鍾意去Gym既一個好大原因係永遠有強勁音樂,卡拉OK依家野真係無可能叫到佢去......所以,老爸千方百計想tum佢個女是但都學一種樂器。


不過,佢個女覺得大提琴好麻煩大件又難學,口風琴會搞到一面都係口水,結他手指彈得好痛(結他比左人n世),之前學過下彈鋼琴,實在太難放棄左;而老爸一直暗暗地覺得女仔吹sexaphone好型,成日sell佢個女去學,但係....佢個女覺得.... saxophone既聲十足放X,就算係Kxxxx G,都一樣難聽到極....



事情就係咁樣在膠著狀態,直至,上個禮拜....

佢個女去阿爸處食飯,赫然發現多左兩舊木....阿爸竟然攞左兩個古箏返屋企!古箏個樣好似複雜,原來很容易的,而且仲可以在手指帶上膠片,彈得耐都唔痛的。老爸仲揾佢中樂團彈古箏既friend校好音,仲攞左個for beginner's course返來。

佢個女在飯前飯後玩玩下,就彈到首大長今.....



老爸好興奮啦,係咁叫佢個女攞個古箏返屋企啦,好易嫁云云....不過佢個女一連串既學樂器失敗經驗話比佢知,S係無乜耐力的,都係睇定d好,唔肯攞。


之後,S問自己,等乜呢?明明佢自細都覺得古箏好好聽喎,又咁易學,做乜要拖呢?

然後,有同事既爸爸個肺穿左,緊急入院。

係喎,唔係樣樣野都會一直等你的;事實上,係樣樣野都會轉變的,依個世界,變幻才是永恆。

難得喜歡,難得萬事俱備,點解咁怕有任何commitment,點解要拖?



(老爸收到佢個女既電話,竟然要攞古箏,佢好開心呀!)

2009年7月14日 星期二

其實.....

其實..........S係黑社會來,成日都踼人入會去跑步。

比如,有人終於都怕左我,話遲d腳無咁痛都會試下跑喎。

又比我我公司同事,有兩個已經完全淪陷!一個睇完物理治療已經急不至待地要去跑,搞到S反而要叫佢唔好跑住;另一個拉埋老公去跑,佢老公都由原來既無奈地比老婆迫住跑,去到依家成日問老婆幾時一齊跑!

最新一個剛開始跑既小美女,跑到停唔到,覺得對腳自己識得跑,本來諗住跑五個圏,結果跑足十個先至收手.....

呵,果然係可怕的黑社會。

=====

上個星期六,係打風的,在中午落左一場大雨,之後又出返太陽喎,所以,下午出奇地大風涼爽,正是跑步的好天氣。

S在馬場係咁跑,由天亮跑到天黑,睇住天上既白雲變成粉紅色,睇住周圍既大厦華燈初起,睇住天色完全變黑....總共跑左21.1公里。

之前睇大叔寫佢第一次走去意大利既馬拉松鎮跑全馬,因為係自己去跑,唔知道要在一個彎位跑多少少,所以唔知道自己係未真係跑足全馬拉松既42.195公里,語帶遺憾。

講真,S睇時心中暗暗笑大叔既書生頭布氣的!車,佢都跑左42公里啦,差果少少尾數,不過係唔夠二百米,真係可以不理啦,做乜咁介懷呢?

但係,依家S終於都明白大叔既心情lu!唔係幾百米既問題,而係,總之未跑夠全馬既42.195公里就係未跑完全馬,未跑夠半馬既21.0975公里就係未跑完半馬!依個只有係唔係FINISHER既問題,只有「係」同「唔係」兩個答案,中間係無灰色的。所以,馬場一個圏1.4公里,今次S跑完15個圏都要再跑多小半個圏,make sure自己係Finisher!

=====

但係,跑完之後,雖然都幾開心自己第一次跑咁遠,但心情亦好複雜,開心、失落、攰、迷茫....依個就係傳說中既Runner's Blue啦!!!

我跑得太慢啦,慢到....跑左咁遠第二日周身都無處痛呀!

我留太多力啦!

即係,我未盡全力呀!

哇,唔得咁嫁,太球其啦!



今晚再跑!!!!

放假

依排好多朋友都講放假既問題,有人因為工作而要取消假期,灰晒;有人一講話會放假就惹來無數羡慕;仲有人想辭工放一年假,放完假後先再作打算....

其實唔明,返唔返工,點解會有咁大既差別!依家好興講既Work Life Balance,諗諗下真係好有問題,Work唔係Life既一部份嗎?依個係未暗示,你既人生係在放工時開始,在第二朝返工時結束?每一日閒閒地都用十個八個鍾返工,扣埋訓覺既八個鍾,咁你既人生,豈不是都無乜得剩?

人人都做緊一份自己真心討厭的工作嗎?真係咁大鑊?

其實,我成日都覺得工作本身只係一份工作,係你自己賦予份工作意義的。好耐之前講一篇文章,作者周圍去揾快樂既人,有人話佢知,有一個清潔工非常日日都笑口常開,作都就走去訪問佢,問佢:「你份工日曬兩淋,垃圾又臭,人家又唔係幾尊重你,點解你都係咁開心嫁呢?」

清潔工答話:「因為我既工作,令依個城市清潔乾淨。」

Wow,連清潔工咁厭惡性既工作都可以揾到意義,點解我唔得呢?


都係我一個好有智慧既朋友寫得好:

「忽然想起小時候睇《跳飛機》,有個小朋友想快啲大個,俾佢揾到個神奇日曆,想去到幾時就燒掉頁數便可,佢燒吓燒吓果然好快就俾佢唔駛讀書考試上班就可以成長,但同時間佢也老了!人生也去到尾聲,佢好後悔但已經太遲。時間是不能回頭的,我都唔應該成日望早啲退休,好好享受現在的生活(工作)吧!」

2009年6月13日 星期六

改革歷程 - 經濟改革

更多有關 改革歷程 的事情

依本書叫《改革歷程》,比起英文版Prisoner of the State貼題得多。當然外界對六四既部份最關心,趙紫陽亦都有詳細交代,但係由89年4月15日胡耀邦逝世至六四屠城一段只是近因,真正既導火線遠埋在80年改革開放時,所以,趙紫陽大部份篇幅都係講在文化大革命以後既經濟政治改革。

趙紫陽果然唔係一個空談既理論家,而係一步步實踐模索硏究而行出一條生路的總理,套佢既說話,就係,「模著石頭過河」,中國,一步一試之下,無好似東歐蘇聯行震撼經濟治療,在風高浪急下,今次力保不失,無在經濟上翻船... well,不過政治上進行對手無寸鐵既人民大屠殺,政治人權倒退....囉。

趙紫陽解釋點解需要貿易,係我有史以來睇過最簡淨有力而深刻既解說。趙講佢1978年去歐洲考察,去到法國南部,見到當地非常乾旱,成個夏天都唔落雨。根據中國既思維方式,咁既土地一定要大興水利來種糧食啦;但係法國人無咁做,佢地種比如葡萄依d耐旱既植物,再釀酒,農民生活非常富裕。

去到希臘既丘陵地區,又多山又乾旱,如果根據中國既想法,又會要開梯田同大修水利啦;但係希臘人無,而係在返原地種橄欖,榨橄欖油,農民生活好富裕。

點解佢地可以咁?因為佢地唔係封閉既經濟,可以靠對外貿易,賣左自己種既農作物,用賺返來既錢買自己所需既物品。

每處地方既天氣土壤都唔一樣,適合種既植物亦都唔同,如果無貿易,個個農民都只可以用自己一小片田地來種可以食既植物,來填飽肚子。如果你係廣東浙江依d漁米之鄉就當然無問題啦,但如果你在貴州廣西依d窮山惡水既地方,就算你早出晚歸做足365日,都只可以在餓死邊緣上苦苦掙扎。

趙紫陽返到中國後,一次去山東魯北睇過,果度係鹽鹼土地,種糧食產糧好低,但係非常適合種棉花。但係由於中國限制貿易,要個個農民自給自足,多年都只可以可憐地種糧食,在貧窮線上掙扎。於是趙紫陽決定魯北可以種棉花賣比國家,而國家就為農夫提供糧食。結果兩年之內棉花大幅增產,農民立時翻身,仲在1985年「搞」到棉花多到成「災」,賣唔出去....要知道,不過係兩年前,中國仲係大量入口棉花既。

農民除左買棉花既收入之外,仲因為種棉花就有棉花籽,棉花籽榨油之後係非常好既肥料。有左依d肥料,在非鹽鹼既土地種小麥又大幅增產!

以前係1.5畝地來種小麥都食唔飽,依家係「一畝小麥吃飽飯,半畝棉花做貢獻。」1畝土種小麥已經夠食,仲種棉花來賣添!

依個係我讀咁多經濟書以來,解釋貿易點解可以創造價值既最精簡深刻既解說。讀趙紫陽既感覺很似讀Yunus,都係No bullshit既實踐家,依個係佢由計劃經濟到巿場經濟一步一腳印地行出來既經驗,果種摸索出來的實在,唔係一般經濟學者可比。

依家中共官方喉舌,叫鄧小平是什麼「改革開放總工程師」,實是過譽。鄧小平支持經濟改革是真,否則趙紫陽一個小小地方官又點可能頂得住陳雲、李先念依d老人既壓力?但,由四川到全國,真正落手落腳模索出改革的,是趙紫陽。

鮑彤在導言之中講得好:

「有人,說鎮壓壓出了繁榮。我只知道,是經濟改革改出了繁榮。是人民,用巿場經濟打破了毛澤東的枷鎖,才創造了繁榮。」

歷史,一定會還依位第一個實行經濟改革既人民總理一個公道。

2009年6月7日 星期日

死幾多人先算屠城?

一個都算。













唔係六四果日先講六四嫁喎,就好似你都唔應該在母親節先諗起阿媽一樣。

一眾講什麼要去到楊州十日,嘉定三屠,甚至南京大屠殺先至算係「屠城」既人,我其實好希望你坦白d,乾脆講「港股就快二萬點,唔好亂,唔好阻我發達!死既係你個仔唔係我個仔,關我乜事?」,唔該面對自己既自私膽怯同醜惡。

依家睇返,馬力個「壓豬」論,起碼係真小人。

好過依家遍地既偽君子

2009年6月4日 星期四

遺忘....?

問題根本唔在於係咪遺忘,曾經親身經歷過二十年前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曾經感動過,充滿希望,上過街,傷心過,喊過既人,無可能失憶。

人生在世,不過幾十寒暑;功名利祿,轉眼成灰。

在此時此刻,正正係人性既照妖鏡。

如果你乖乖地就範,中共金主就大把錢另加回鄉証比你。

唔好以為只有美女先至可以出賣自己。


總有一日,正義會得到伸張,到時依家扭盡六寅來淡化、歪曲、美化歷史現實既一班小丑角,自有其應有既歷史地位。

六四的真正歷史重要性雖然仲要等時間以及中國未的的民主進程發展來肯定,但,六四事件肯定被大部份人所低估的。雖然民主人權既火花一時被坦克車壓下,但,正如嚴加祺所說,「把中國的所有寃氣都盡量地壓住,壓到後來,學過物理的胡錦濤就會知道甚麼結果了。」

我從來無諗過六四有可能唔平反的,你有可能屠殺自己平民百姓之後扮無事發生嗎?平反六四係一個必然,只係唔知道乜野時間會平反。

而且,唔需要咁悲觀,唔一定要再一個二十年的。

二十年前有邊個估到栢林圍牆可以一夕之間倒下?


哈哈,我實在生在一個有趣的年代,絕對會見到中共形勢突然轉逆,六四真相重見天日的。

到時,六四死難者可以安息,天安門母親沉怨得雪,在承認錯誤既基礎下,中國可以真正前進....再會同場加映,一眾小丑角再一次表現光速變臉。


天地攸攸,我地都不過活在借來的時間,借來的空間。人生在世,重要既係:

問心無愧。

二十

2009年5月31日 星期日

超越...(其實係比人超越)

雖說跑步是個人的運動,是自己同自己的比賽,但,當有一班人一起跑時,總有比人超過的時候....個感覺,當然不爽啦。

話說,S有個中學同學剛剛在東京讀完書返來,話佢閒時都會去唔記得乜野皇家公園去跑步的。佢第一次跑時係跟大團既逆時針方向的,但係,之後次次都掉轉頭,跑順時針....點解?唔係因為佢想鍛鍊唔同既肌肉,而係,咳.....因為佢第一次跑時不停地比阿伯,美少女,OL,甚至阿嬋超越....覺得好瘀,都係順時針跑自尊無咁受傷.....嘿嘿,人家日本人可是很崇尚運動的,中學時成績好只係比人當係書蟲,要運動好先至會受歡迎....東京馬拉松人家果種盛情招待唔止係好客之道咁簡單,佢地真係當馬拉松選手係英雄咁樣尊敬的。


S其實都好習慣比人超越的,仲會好乖地,跑步時永遠會靠埋離馬路遠d既一邊行人路的;而且,覺得比人超越總是會學到野的。

比如星期一,S又再一次比同一位哥仔超越;依個哥仔次次都揹個背囊的(S一直懷疑佢放weight入去背囊練強度),又因為S成日比佢過,所以,哥仔個樣唔係好認到,但係個背囊就好認得!依次S留意到一樣教練其實講過好多次既野,其實背囊哥仔跑步既頻率並唔比S快,但係每一步都比S大多。背囊哥仔當然係高過S的,但係點都無高一倍呀;於是S在背囊哥仔背後偷師,試下加大步幅。哇,真係得,同背囊哥仔個距離立時可以保持到....一陣咁多.... S咁先至第一次掌握到,原來,真正既跑法係可以成隻腳踼高再直落的!跑步竟然可以有飛行的感覺!!!!

(揹背囊跑步既哥仔,如果下次發現有個傻婆用好感激既星星眼望你不突止仲要吊你尾,唔駛驚,佢只係想試下自己可唔可以跑快d姐。)

又話說,星期五S又去跑時,見到一個肥仔著住籃球背心、長到落膝頭既籃球褲,仲要一對高筒籃球鞋來跑,一幅打籃球比人放飛機,結果死死地氣地在屋企樓下跑步既樣...籃男實在太重啦,仲要越跑越慢,S在落橋時一下就跑過佢。

點知,當S跑完一大輪,又再跑返去上橋時,籃男突然出現,全力加速....S望住籃男既背影呆一呆,先明,佢原來係一直在橋底等S,要超越返S來報一箭之仇.....哈,都好矛姐,當時S已經跑左超過5公里,籃男就一直企在度休息.....但係,籃男既能量果然一下子用晒,又係衝果一下就慢落來.....

咁唔公平,S係好唔順氣的!在條奪命長斜照博命跑,博命追;在差d追到籃男時,肥仔又聽到聲再次發力跑!!!!嗚,S結果都係追唔到,到自己既終點就立時乖乖地停低拉筋(唔係就又會抽筋),結束左依場無聊比賽。亦都因為籃男既搞局,S跑出練習之來最快既成績!

結果,咁樣出力跑之後,腳唔攰,反而手臂同肩膀攰到舉唔起手!

睇書有跑手話跑步係全身運動,而且好多時覺得攰其實唔係腳攰而係上身攰的,手攰所以影響到大腦覺得全身攰囉。

啊,明白。


(不過S仍然唔會去gym度做器械的!)

2009年5月29日 星期五

下次.....

時序係咁既,2008年
2月  馮兩努跑到人生第一個馬拉松,時間5小時13分
5月  馮兩努出書《從減肥到馬拉松
9月  馮兩努接受訪問
10月 馮兩努心臟病發過身

跑全馬時,馮兩努只跑左3公里就休克,比人救醒時兩膝都受傷流血。哇,咁大鑊,但佢老友見到只係講「皮外傷姐」,迫得馮兩努自己要對自己既選擇,自己既人生負責。

馮兩努結果都係爬返起身繼續跑,終於以5小時13分鍾完成全馬。

有時,人既一念之差可以有好大既影響。本來,馮兩努想去十一月去參加首爾馬拉松,以自己目標既5小時之內完成全馬。

但係,無下次lu。



好在馮兩努在跌倒果一刻,一翻掙扎後最終都企返身繼續跑。

據說人在死前一刻,自己既一生會如電影片段般重現,相信馮兩努可以同自己講:「我依世人都完成左一個馬拉松。」



又,依世人最後一本書係寫馬拉松....幾好呀!

2009年5月19日 星期二

100

在錢甖入到第十九次時,S跑左100公里!!!

感覺好奇妙呢。

由最初開始計時,要揾自己既最佳均速。跑跑下,發現自己右腳無出力,主要係左腳單邊跑!到最近兩個禮拜,發現自己跑姿錯誤,因為一直係腳尖落地,搞到膝頭痛....

最有趣既係,S跑步跑到抽筋,嚇到魔鬼教練都同S傾,勸S不如下年跑半馬先啦....

Well,S又真係從來未試過因為做運動而抽筋,連當年後生時去踩足全日單車,甚至行足五日山時,都無話搞到抽筋...依家要平衡左右兩邊既力,再加埋改姿勢,真係今世人從來無用過既肌肉都全部要出動,結果,抽筋囉。仲試過隻腳提唔高,差d仆左在度。

嗯,跑步可是女人的終身事業,S會很小心地,安全第一的。依次,真係同自己有交代--

盡力就好。

=========

因為改左新的跑姿,所以,被打回起點。

依家,S既跑步仲不如五年前第一次練跑,真係跑3km已經半死,再跑唔落去。

3km同42km.....嘩,依個距離真係好大呀。

我明明可以一氣過跑到13km的,依家連跑果3km都會搞到抽筋,話比你知唔沮喪都係呃你。但係,為左唔好受傷,為左要跑得更快更有效率,習慣左一世人既跑姿都照樣要改。

嘿嘿,我寧願結果好慘烈比人掃上車,都唔要放棄全馬走去跑半馬。

2009年5月18日 星期一

Canda

In the past, I was poor
I was a widow, having no children
Without relatives and friends
I did not get food or clothing

Having taken bowl and stick
I beg from families to families
Being burnt by cold and hot weather
I went here and there for seven years

Then seeing a nun
obtaining food & drink
I approached her & said:
"Let me go forth into homelessness."

She, Patacara, from sympathy
let me go forth
then, exhorting me
urged me on to the highest goal

Hearing her words
I did her bidding
Her exhortation was not in vain

I'm a three-knowledge woman,
fermentation-free.

- from Therigatha, Verses of Elder Nuns, a collection of earliest arahant nuns struggles and achievement.

2009年5月8日 星期五

關於放棄...

果然係關於放棄,依篇我寫左幾次都寫唔到,睇過今次post唔post到出來。

小blog長期讀者可能都有印象,我已經唔係第一年讀巴利文。

果一個巴利文初班,我已經係讀第二次啦。

巴利文真係超級深,同一個字可以有十幾廿個變身,真係完全認唔到。又要記字,又要記grammar,上完堂既一份功課,閒閒地要做三四個鍾。S試過有一次坐左成晚,先至做左半份,改完之後,滿江紅咁返來....

雖然S不嬲都知道自己無記性,但係,起碼既背誦能力係有的。上次讀時結果搞到一個學期未過已經不停走堂,仲要第二個學期直頭唔返,試都唔敢考....係,連在考試時出現,交一份白巻既勇氣都無。

當然,S有好多好多原因既。

公司有需要我在上海一個月,成四堂無上,光係功課都要用我起碼12個鍾啦,仲要唔識做添,點追?

其實巴利文有乜用途先?巴利文已經係無人用嫁啦,學左又唔會加人工升職,又唔會有野加落resume。又揾唔到食,花咁多時間精力,不如讀吓日文法文西班牙文好過啦!

咁我報巴利文不過見好似幾得意,試下之嘛,原來咁深都唔好玩既... Why so serious??












不過,自己心知肚明,依d都係藉口,都係假既。

巴利文當然唔係心血來潮玩吓啦,依家講緊學一個新既語言喎,個投資當然好大(巴利文既投資結果比想像之中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好多),S明知自己記性差都要學,係因為要讀真正的佛說。

佛經翻譯既版本有時候差別好大,有d詞彙真係比d翻譯搞到頭都痛,比如,pañña,ñanā都係比人譯做智慧,但係依兩個字係有d唔同既。如果一個鬼佬真係認真地想學儒家思想,佢一定唔可以只睇翻譯而要立下決心學中文;同樣,S要求自己要學識巴利文來睇佛說。雖然巴利文超級深又古怪,但係莫講話佛只係講巴利文,就算佛講既係火星文,S都要跟住學啦。

而且,S知道,如果今次放棄左,以後每一次上堂法師一講巴利文時,S心中都會暗暗刺痛。依種係好熟悉好熟悉既痛,係每一次S放棄左一樣野時都會有既感覺。係,就係自己失敗左既感覺。

S雖然係運動白痴,但係讀書還可以的。巴利文依個純粹腦力的學習,S都搞到不戰而逃....今次S既自尊心真係被狠狠地刮傷了。




S已經受夠了受夠了。

受夠又要放棄,受夠放棄之後要揾借口開脫,受夠自尊心隱隱作痛,受夠逃避現實了。

所以,同一個課程,重新再學一次,下個月就要考試,S要合格!哈哈,我好似都真係未試過讀書會以合格做目標的,但係講真,今次如果能夠合格,我會真係超級開心的!

做咩姐,唔認真係野就唔好浪費時間去做,要做就要做好佢。

"Never, never, never, never, never give up."

(Leave your old self behind)

(Reincarnate NOW!)

2009年5月7日 星期四

謝志峰

原來,當年我一家人成晚睇住既亞視新聞記者,係謝志峰。



(由1'16"開始睇)


八九年六月三日晚,星期六,好似發左一場惡夢。

未曾親歷六四既年青人,可能唔知道依件事有幾突然。當時雖然大軍壓城,有幾個師既兵力包圍北京,但係,當時都係充滿住樂觀情緒。

班學生係反貪污反官倒,佢地赤手空拳,只係靜坐同絕食,和平、理性、非暴力;去到六月三日,其實,時間拖得耐左,只係覺得學運已經過左高潮,有d悶,唔知何去何從...無人諗到會有坦克衝鋒車真槍實彈,由北京郊一直殺入天安門廣場。

好難以忘懷係偷運出來既片段,見到在天安門廣場外既長安大街,人人努力逃命,仲有人用木頭車推住已經中彈、滿身鮮血既人去醫院。

在咁既情況之人,謝志峰一行人mou在天安門廣場旁既公厕上面,一直用手提電話現場報導。


原來,佢仲係做緊記者呢。

真係唔容易,經歷過依一種trauma性質既事件,加上記者又係多勞少得人工低既職業,難得謝志峰仲係一名記者,而且仲好型地勸喻今時今日否定六四血腥鎮壓的「擦鞋仔」,不要為一時權力埋沒良心,歷史會還六四公道,到時候,他們會沒有顏面對子孫。

仲有更型地講「甘於貧支筆先會硬」。

真係唔容易。

沽名賣直既人有的是,依家記者既質素同受尊敬程度同廿年前真係差天同地。

但,謝志峰做得到。

======

最後撤出廣場的記者:歷史會還六四公道2009年05月06日

飛機降落啟德機場,謝志峰在機艙內失聲痛哭,身旁的記者安慰他,「到了香港,沒事了。」他的眼淚卻無法停下,「嗰一刻我唔係為咗自己嘅安危而喊,係為咗成件事件、成個民族,唔知未來發生咩事而喊。」
1989年,他任職亞視新聞部,一直被喻為 6月 4日凌晨最後撤出廣場的記者,把學生民眾和軍隊的所作所為,全看在眼裏。

他勸喻今時今日否定六四血腥鎮壓的「擦鞋仔」,不要為一時權力埋沒良心,歷史會還六四公道,到時候,他們會沒有顏面對子孫。 記者:張嘉雯

20年前的一事一物,謝志峰仍然非常清晰,廣場內的佈局,娃娃兵的衣着,每個細節,他都一清二楚。
6月 3日晚上,他和亞視新聞部的同事揹着燈架和攝影機,一步一步踩着通花磚,爬上天安門廣場對開的公廁頂。那裏望到整個廣場,附近的馬路充斥着軍隊,不時看到火光,「當初儍吓儍吓,以為係訊號彈,後尾先知係子彈。」


「馬路好多傷者」
他們一直在那裏拍攝和透過長途電話做直播,直到凌晨 4時,才開始撤退,「再唔走,我哋就陷入士兵當中,我哋影咗嘅嘢,都可能傳唔到返嚟。」無數在電視前看新聞報道的香港巿民聽着謝志峰說:「我哋冇辦法留落去,要走,唔係冇帶(錄影帶)返嚟,會盡辦法做報道。」

就在那時,廣場關燈,「我當時覺得好震撼,無論做任何嘢都唔應該熄燈,熄咗燈就冇人知道入面發生咩事。」

黑暗中,他只聽到槍聲不斷。清晨返回廣場,場面很混亂,「見到啲學生走出嚟,軍隊夾住坦克,有啲人(學生)受槍傷,佢哋嘅精神係陷入咗歇斯底里嘅狀態,好驚恐。我當時諗唔到會發生咩事,希望唔好有恐怖嘅事發生,醫院好多傷患,馬路上好多傷者,外圍嘅遭遇戰最厲害,仲激烈過廣場附近。」

「最後一個撤離現場的記者」這個稱號他自言不敢當,他解釋撤走時長安大街及廣場各處仍有不少行家,只是大家不能做現場報道,惟有他的隊伍有手提電話,才讓觀眾有此錯覺。

89民運,讓他深深感受到學生的愛國精神;運動由學生發起,工人、巿民、知識分子,甚至國家機關的辦事人員都相繼加入,及至每個層面、每個階級,足以證明民心所向,「我哋返嚟嗰陣過關,啲人問我有冇錄影帶,我話有,佢(海關人員)就叫我走。」

20年後,六四還沒有得到平反,反而似是而非的所謂「客觀」看法越來越多,有人指運動有外國勢力在背後推波助瀾,謝志峰平心靜氣說,「當時官倒橫行、通脹加劇、貪污嚴重,整個運動有社會基礎。(外國勢力)憑常理一定有,但呢個係簡樸嘅學生運動、愛國民主運動,呢個主體不能否認,碗飯周圍係有烏蠅,但你唔可以就話佢唔係飯。」

「本末應該搞番清楚,事實上社會出咗問題,人民追求民主,唔可以倒果為因,用有外國勢力介入嚟否定呢件事。唔係講緊良心嘅說話,我難以苟同。」對於有人批評在這場運動中,學運領袖爭權奪利,此後生活糜爛,謝志峰說:「人始終係人,有人性嘅弱點,嗰時嗰刻係良知嘅表現,表現出嚟係人性嘅光輝,係唔可以抹煞嘅。」

他沒有想過,事件發生 20年後,仍得不到公道,「比我想像中慢,家啲人越來越長命。當年嘅學生散居外邊,都 40、 50歲,青春血汗、離鄉別井,幾多人喺監獄,幾多人喺裏面鬱鬱而終我哋唔知。佢哋嗰陣好辛苦考入北大、清華,生命光陰就咁冇咗,歷史上有能力嘅人應該還佢哋一個公道。」

要保留歷史證據
他明白要建制內的人說出真相是奢求,只希望有心人盡可能保留當時的歷史證據。他認為民主潮流不可抗拒,台灣二二八事件、文革都得到公論,「我覺得再過 20年,相關利益人士唔喺度,可以有番個說法。」

對於那些當年慷慨激昂,今日否定六四的人,他如是說:「家嗰班擦鞋仔唔好埋沒良心,要有歷史智慧。呢件事遲早會有公道,到時佢哋唔知匿喺邊,點面對自己子孫?一時講唔到乜嘢咪唔好講囉,講啲同當初見到完全唔同嘅嘢,為咗一時嘅權同利,第日日子都幾難過。」

謝志峰的長女 89年 8月出生,他有跟她提及當年發生的事,「如果當時我嘅仔女喺學生入面,係佢哋嘅一分子,我會覺得係光榮,因為佢識得獨立思考,為公義、公平而咁勇敢,我會自豪。」

肺腑之言
籲行家勿因權勢埋沒良心

記者的筆是利器,一筆一劃,勾勒出歷史。 20年過去,六四由「屠城」變「事件」,由「民運」到「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仍在傳媒工作的謝志峰,沒有忘記當年廣場上的場面─一個年約六、七十歲的老頭兒,滿頭白髮,擠在學生當中,身上斜掛着布條,寫着「人民日報高級記者」,一方面支持學生,同時爭取機會說出真相。謝志峰奉勸同行不要因為權勢,埋沒良心,「唔好做得咁過份」。


「甘於貧支筆先會硬」
由亞視新聞部轉到港台,謝志峰始終為着公眾的知情權工作,對於有人指「六四屠城」一詞過於煽情、不準確,他說:「但係開槍係事實,坦克係事實,起碼死人係事實。」

「嗰班同學,數以百萬人走出嚟,純粹係中國知識分子嘅純潔表現,邊個會諗到為名為利?只係一腔熱血,中華民族嘅棟樑就咁無咗,有良心嘅人,應該要對得住天地。」

他直言記者要安貧,「家唔係話再講我就炒你、冇得撈,如果仲有說話嘅餘地,都應該慷慨成仁,從容就義……讀書人本來就兩袖清風,做呢行,一萬個得兩三個做老總、做社長,要甘於貧,支筆先會硬。」

他提醒同行不要因為權勢,埋沒良心,「除非人哋搵槍指住你個頭㗎啫,要記住你寫嘅就係歷史,會一路傳開去。」

今時今日,當年一起在前線採訪的行家,有些已晉身傳媒高層,他們旗下的機構,對六四有截然不同的說法,「真係唔好做得咁過份,大家出嚟食飯都好難堪,嗰時啲筆記我仲喺度,當年你唔係咁講㗎喎,啲義憤之言,大家仲可以對得返。」

新聞界與 89民運相關的部份事件
89年 5月 21日 北京戒嚴翌日,本港《文匯報》社論開天窗,只書「痛心疾首」四字
89年 6月 5日 首批赴京採訪的記者回港,在機場受英雄式歡迎;《文匯報》報社外掛輓聯哀悼死難同胞
89年 6月 28日 亞視取得吾爾開希逃離中國後首次講話錄影帶,公司管理層要求把講話剪輯至 7分鐘,經爭取後足本 20多分鐘播放
89年 6月底 《文匯報》出版特刊《血洗京華實錄》;該報社長李子誦因社論「開天窗」被新華社香港分社免職,該報 30多名員工為支持李先後請辭
89年 6月 《大公報》及《星島》分別出版特刊《歷史的見證:天安門廣場》及《北京學運:歷史的見證》
90年 7月 無綫播出新聞部袁志偉獨家訪問李鵬,問題事先提交,引起爭議,袁並成為六四鎮壓後首名跟李鵬握手的記者
94年 亞視管理層禁止新聞部播放西班牙電視台拍攝的《八九天安門事件》,六名資深新聞工作者集體辭職,包括潘福炎、李玉蓮、盧永雄、徐佩瑩、劉國華及呂雲生,當時被稱為「亞視六君子」

資料來源:《人民不會忘記》、《蘋果》資料室

(寫得好!)

2009年5月3日 星期日

中檢

由買左錢甖開始。依家跑左12次,係時候中檢。

總共跑左77.7公里,用左9小時16分鍾15秒。

體重一磅都無減到,不過拜拜to拜拜肉;而且S終於都可以扭得開所有既樽蓋,有一段好長既時間,S係零肌肉,成日都打唔開蓋。

而且,好耐好耐都未試過,可以真係好肚餓,餓到肚都痛的。記得好細個時,應該仲未讀小學,S係分唔到肚餓同肚痛的。當年小S會同阿媽講話肚痛,媽咪比d野食,咦,唔痛啦喎,反覆練習多次S先至分到肚餓同肚痛.......依家真係飽食年代呢,真係好耐未試過會餓到覺得d腸係會郁的。

而最最重要既係,好開心!係整體地開心輕鬆左,感覺良好。

由第一次同教練一齊跑,上斜上到完全透不過氣;到剛才,同一條路,快左4分鍾,仲差唔多全程可以講到野。嘿嘿,果然係教練,見到S既心算一塌胡塗,同S講話要練均速7 min/km,點知S返到屋企一計,原來跑到破自己記錄的6.45min...快果少少原來係好難好難的!

S好鍾意倫敦馬拉松既其中一個信念:
"To have fun, and provide some happiness and sense of achievement in a troubled world. "

對於可以開始長跑依個奇妙之旅,S心中充滿感恩。


各位,ENJOY running!

2009年5月2日 星期六

由馬拉松開始....

當年中一時讀西史,講到馬拉松熱血愛國,為左儘早通知雅典城有敵人偷襲,所以長跑過去,講完戰報之後,力歇而死。

當年,一直以為馬拉松係跑左幾日幾夜的....原來,應該只係大概兩小時。依家最快既馬拉松記錄都係埃塞俄比亞既跑手Haile Gebrselassie在2008栢林馬拉松創出既2小時03分59秒。馬拉松路線條條唔同,無得直接比較,栢林馬拉松出名係大平路,易跑,但由馬拉松依個小鎮到雅典有很多斜路的,馬拉松當年可是為左成千上萬雅典人生死猶關的問題,發揮小宇宙博晒命咁跑的。

但,S看到一個好像很科學的報導,一開始就講,你睇馬拉松就知,無做好準備去跑馬拉松會死的。跟住有個無講名稱既醫生就講,唔好以為「慢慢跑」就無事,咁樣去跑馬拉松,一樣會有筋骨勞損的。

Well,依位「醫生」好明顯無跑過長跑,香港馬拉松有時限5.5小時,要跑完42.195公里,平均時速可是起碼要去到7.8 min/km的。7.8min /km有幾「慢」?「醫生」大可以試下自己落街去運動場跑返十個圏,仲要計時一定要在31.2分鍾之內跑完依4公里囉;嘿嘿,「醫生」仲要明白自己不過跑左全馬既唔夠十分一,自己要有辦法keep住依個「好慢」既速度跑多38公里囉。(又,香港馬拉松已經係好鬆嫁啦,好多地方只比五個小時全馬嫁咋。)

如果S唔係練緊跑既話,都會比依篇「專家」文章大到嫁,人地係「醫生」喎,又點會乜都唔知就隨口亂講呢?「醫生」仲講話跑馬拉松會死喎,又真係有人跑死左喎,馬拉松好危險嫁,我緊係唔會跑啦!

嘿嘿,「醫生」都係人囉。S心諗自己仲有唔知幾多野係比「專家」、「權威」、「科學家」大左而唔知嫁囉。


****

法師上堂時教我地,乜野係觀點(View)呢?

觀點其實係對事實不完全的知識(knowledge of partial truth),比如,法師拎起一隻杯,我地以為我地已經見到晒隻杯,但其實我地只見到隻杯既正面,見唔到杯既背面、杯頂同杯底。本來嘛,我地肉眼無辦法睇到全息影像係無問題的,只要我地明白自己只見到杯既一部份就得啦,但偏偏我地又好自我地,以為自己已經見到隻杯之全部....咁就出事啦。佛說:

Saññaŋ ca ditthiŋ ca ye aggahesuŋ,
te ghattayantā vicaranti loke

持有感官*知識同觀點既人,就係在世界製造問題既人。

(*感官包括:眼看,耳聽,鼻聞,舌嚐,膚觸,心想)


法師講左一個故仔,話說佛時有一個仕女好出名善良有教養,一講起佢,人人都樹起手指公,贊佢温文爾雅。但依位仕女既一個妹仔就懷疑啦,到底仕女真係咁好脾氣,定係因為我地一個二個都好乖,佢根本唔駛發脾四呢?

於是,妹仔就開始日日都仲遲過仕女起身。第一日,仕女只係好温柔地話妹仔,叫佢要早過主人起身;第二日,語氣無咁温柔啦;第三日,仕女失儀地大聲呼喝佢;第四日,仕女乾脆爆粗(!);第五日,我同你一樣,好驚訝妹仔竟然咁唔怕死,仲係遲起身....仕女嬲到攞起枝大掃帚打落妹仔個頭到!

妹仔被打得頭破血流,跑出門口向鄰居哭訴:「你睇,因為我遲起身,仕女打成我咁呀!」

鄰人們大驚,消息一傳十,十傳百;人人都講話,仕女係一個臭脾氣殘酷暴力女!


到底,邊個觀點岩?仕女到底係温柔淑女定係河東暴力女呢??

人人其實都只係知事實既一小部份,但係就個個都以為自己係全知;明明個個都只係見到事實的表面(what the truth appears to be),但係就以為自己以經係如實觀之....你話,又點會唔世界大亂呢?

*****

又話說,兩個僧人見到旗幟飄揚,佢地兩個就開始爭辯,到底係動,定係動呢?兩人爭持不下,於是走去襌師處要佢評理,禪師就話:「係你地個動。」

依個時候有個南傳法師行過,就講:「三樣都唔係,係你地把動。」........
.....................
......
..
..............

*****

今日係佛誔的好日子,S把口同手都係唔好動咁多,我地不如去片,睇下真正有智慧既人點講:

The Healing Power of the Precepts
by Thanissaro Bhikkhu

The Buddha was like a doctor, treating the spiritual ills of the human race. The path of practice he taught was like a course of therapy for suffering hearts and minds. This way of understanding the Buddha and his teachings dates back to the earliest texts, and yet is also very current. Buddhist meditation practice is often advertised as a form of healing, and quite a few psychotherapists now recommend that their patients try meditation as part of their treatment.

After several years of teaching and practicing meditation as therapy, however, many of us have found that meditation on its own is not enough. In my own experience, I have found that Western meditators tend to be afflicted more with a certain grimness and lack of self-esteem than any Asians I have ever taught. Their psyches are so wounded by modern civilization that they lack the resilience and persistence needed before concentration and insight practices can be genuinely therapeutic. Other teachers have noted this problem as well and, as a result, many of them have decided that the Buddhist path is insufficient for our particular needs. To make up for this insufficiency they have experimented with ways of supplementing meditation practice, combining it with such things as myth, poetry, psychotherapy, social activism, sweat lodges, mourning rituals, and even drumming. The problem, though, may not be that there is anything lacking in the Buddhist path, but that we simply haven't been following the Buddha's full course of therapy.

The Buddha's path consisted not only of mindfulness, concentration, and insight practices, but also of virtue, beginning with the five precepts. In fact, the precepts constitute the first step in the path. There is a tendency in the West to dismiss the five precepts as Sunday-school rules bound to old cultural norms that no longer apply to our modern society, but this misses the role that the Buddha intended for them: They are part of a course of therapy for wounded minds. In particular, they are aimed at curing two ailments that underlie low self-esteem: regret and denial.

When our actions don't measure up to certain standards of behavior, we either (1) regret the actions or (2) engage in one of two kinds of denial, either (a) denying that our actions did in fact happen or (b) denying that the standards of measurement are really valid. These reactions are like wounds in the mind. Regret is an open wound, tender to the touch, while denial is like hardened, twisted scar tissue around a tender spot. When the mind is wounded in these ways, it can't settle down comfortably in the present, for it finds itself resting on raw, exposed flesh or calcified knots. Even when it's forced to stay in the present, it's there only in a tensed, contorted and partial way, and so the insights it gains tend to be contorted and partial as well. Only if the mind is free of wounds and scars can it be expected to settle down comfortably and freely in the present, and to give rise to undistorted discernment.

This is where the five precepts come in: They are designed to heal these wounds and scars. Healthy self-esteem comes from living up to a set of standards that are practical, clear-cut, humane, and worthy of respect; the five precepts are formulated in such a way that they provide just such a set of standards.

Practical: The standards set by the precepts are simple — no intentional killing, stealing, having illicit sex, lying, or taking intoxicants. It's entirely possible to live in line with these standards. Not always easy or convenient, but always possible. I have seen efforts to translate the precepts into standards that sound more lofty or noble — taking the second precept, for example, to mean no abuse of the planet's resources — but even the people who reformulate the precepts in this way admit that it is impossible to live up to them. Anyone who has dealt with psychologically damaged people knows that very often the damage comes from having been presented with impossible standards to live by. If you can give people standards that take a little effort and mindfulness, but are possible to meet, their self-esteem soars dramatically as they discover that they are actually capable of meeting those standards. They can then face more demanding tasks with confidence.

Clear-cut: The precepts are formulated with no ifs, ands, or buts. This means that they give very clear guidance, with no room for waffling or less-than-honest rationalizations. An action either fits in with the precepts or it doesn't. Again, standards of this sort are very healthy to live by. Anyone who has raised children has found that, although they may complain about hard and fast rules, they actually feel more secure with them than with rules that are vague and always open to negotiation. Clear-cut rules don't allow for unspoken agendas to come sneaking in the back door of the mind. If, for example, the precept against killing allowed you to kill living beings when their presence is inconvenient, that would place your convenience on a higher level than your compassion for life. Convenience would become your unspoken standard — and as we all know, unspoken standards provide huge tracts of fertile ground for hypocrisy and denial to grow. If, however, you stick by the standards of the precepts, then as the Buddha says, you are providing unlimited safety for the lives of all. There are no conditions under which you would take the lives of any living beings, no matter how inconvenient they might be. In terms of the other precepts, you are providing unlimited safety for their possessions and sexuality, and unlimited truthfulness and mindfulness in your communication with them. When you find that you can trust yourself in matters like these, you gain an undeniably healthy sense of self-respect.

Humane: The precepts are humane both to the person who observes them and to the people affected by his or her actions. If you observe them, you are aligning yourself with the doctrine of karma, which teaches that the most important powers shaping your experience of the world are the intentional thoughts, words, and deeds you choose in the present moment. This means that you are not insignificant. Every time you take a choice — at home, at work, at play — you are exercising your power in the on-going fashioning of the world. At the same time, this principle allows you to measure yourself in terms that are entirely under your control: your intentional actions in the present moment. In other words, they don't force you to measure yourself in terms of your looks, strength, brains, financial prowess, or any other criteria that depend less on your present karma than they do on karma from the past. Also, they don't play on feelings of guilt or force you to bemoan your past lapses. Instead, they focus your attention on the ever-present possibility of living up to your standards in the here and now. If you are living with people who observe the precepts, you find that your dealings with them are not a cause for mistrust or fear. They regard your desire for happiness as akin to theirs. Their worth as individuals does not depend on situations in which there have to be winners and losers. When they talk about developing loving-kindness and mindfulness in their meditation, you see it reflected in their actions. In this way the precepts foster not only healthy individuals, but also a healthy society — a society in which the self-respect and mutual respect are not at odds.

Worthy of respect: When you adopt a set of standards, it is important to know whose standards they are and to see where those standards come from, for in effect you are joining their group, looking for their approval, and accepting their criteria for right and wrong. In this case, you couldn't ask for a better group to join: the Buddha and his noble disciples. The five precepts are called "standards appealing to the noble ones." From what the texts tell us of the noble ones, they are not people who accept standards simply on the basis of popularity. They have put their lives on the line to see what leads to true happiness, and have seen for themselves, for example, that all lying is pathological, and that any sex outside of a stable, committed relationship is unsafe at any speed. Other people may not respect you for living by the five precepts, but noble ones do, and their respect is worth more than that of anyone else in the world.

Now, many people find it cold comfort to join such an abstract group, especially when they have not yet met any noble ones in person. It's hard to be good-hearted and generous when the society immediately around you openly laughs at those qualities and values such things as sexual prowess or predatory business skills instead. This is where Buddhist communities can come in. It would be very useful if Buddhist groups would openly part ways with the prevailing amoral tenor of our culture and let it be known in a kindly way that they value goodheartedness and restraint among their members. In doing so, they would provide a healthy environment for the full-scale adoption of the Buddha's course of therapy: the practice of concentration and discernment in a life of virtuous action. Where we have such environments, we find that meditation needs no myth or make-believe to support it, because it is based on the reality of a well-lived life. You can look at the standards by which you live, and then breathe in and out comfortably — not as a flower or a mountain, but as a full-fledged, responsible human being. For that's what you are.

2009年4月29日 星期三

瘟疫

豬流感已經變種到人傳人,依個係咪就係傳聞中既世紀瘟疫?

上次香港沙士時,S其實就唔係好大反應,只係一生人第一次要載咁耐口罩囉。最記得既,反而係在沙士爆發初期既一場婚宴。

依兩位朋友呢,真係百無禁忌的。諗住結婚就在日曆上面「督」一個大家都得閒既日子;到佢向大家宣佈要結婚時大家一睇農曆...果時係「月破日,大事不宜」的...聽落,仲要大鑊過「不直嫁聚」。地點呢,勁囉,在正大酒店旁邊果間酒店度擺酒...

當時,所有既待應都戴住口罩既,因為係沙士初期,所有人客都無戴口罩嫁,S仲覺得口罩侍應上菜好有趣,仲差d要同佢地影相添...點知兩個禮拜後,香港成個悲情城市,所有人都戴口罩出街....


昨日要返深圳,在火車上面一直播有線新聞,一遍又一遍地講,墨西哥死左幾多人,美國各州有幾多確診病例,全球有幾多確診病例...仲有,豬流感已經傳到亞洲,在南韓有一單好可能係確診病例....然後,乘客有人大聲討論豬流感應該點預防,有人話食銀翹解毒片就無事,立時佢地就開始硏究最近既藥房在邊.....

S朝早本來係有d唔舒服的,有d頭疼,好攰;聽完依45分鍾既豬流感新聞之後,一起身,頭暈、發汗、心跳....直頭覺得有D腳軟。哈哈,好明顯係,嚇到腳軟。

S同自己講:「唔駛驚,唔駛驚,恐懼先至係病既真正原因,一驚免疫力就會插水!」

亦都諗返Ajahn Brahm在上次沙士時講Fear既一小時講座。

好多人,其實唔係病死,而係嚇死的。

我依兩個朋友,無有怕地照在沙士瘟疫既月破日,在大酒店旁邊結婚...無病無痛,依家都仲係快樂地享受既婚姻生活。

2009年4月27日 星期一

同理心

同理心係乜野?同理心係一種感受到其他人感受既能力。

其他既一d天份,比如IQ,perfect pitch,樣貌,身高,大部份都係天生既,後天都有d影響,但係,唔會太大囉;但係同理心唔同,同理心主要係後天學既,靠既係自己有越來越多人生閱歷,同對人性既了解。

一個真正有同理心既人,係可以感受到人地自己都唔覺察的感受的。

比如在禮儀師之中既一場戲,老禮儀師同小禮儀師遲到左五分鍾,死者既老公就一個雷公咁企在門口等佢地,黑口黑面仲雷公咁響地閙爆佢地。

男人表臉上係發火,憎人遲到,但係老禮儀師睇得出佢忿怒既面具下面,其實係因為愛妻離去既傷疼不捨...日本大男人又唔喊得,未唯有發脾四囉。

老禮儀於是好小心地睇男人妻子既相片,將佢化得好靚,最貼心既係,問佢地攞左妻子生前最喜愛既唇膏,令佢十足生前一樣。

依個剛打完雷既男人都追出來講多謝,話,佢一世人都未見過佢太太咁靚....

老禮儀師點解會咁勁,十足識心靈感應明白到男人真正既感受需要呢?

佢自己講返當年自己點入行,係因為佢太太過左身。老禮儀師呢,就幫太太扮到好靚咁送佢走,然後開始依盤生意....老禮儀師唔只當依份係生意同工作囉,佢覺得自己係有mission既。

同理心,就係咁,慢慢學返來。



又,故仔雖然浪漫,不過呢,男人最好米等到太太過左身先至來贊佢靚,應該係在太太生勾勾時就好表示啦!

又又,睇戲時有一個伯伯坐我旁邊,到最後小禮儀師同佢爸爸化妝時,伯伯喊到好大聲,大聲到在強勁音響下S雖然個頭郁都唔郁,都好明顯聽到佢既sun鼻同嗚咽...伯伯既有爸爸又係爸爸吧,依部戲真係男人的催淚彈....好似仲未落畫呢!

2009年4月24日 星期五

故事

在五十年代,有一個西藏的年青僧侶,由西藏翻過喜瑪拉雅山逃亡到印度,在冰天雪地的山中行左咁多日,佢又饑又渴又涷又累,終於比佢見到一戶人家,於是過去化緣乞食。

戶中只有一個妙齡少女,而女孩一眼就立時愛上僧人。

於是,少女講:「法師,出面又涷又大風,屋入面有暖立立既火爐,你不如入來休息啦。」

僧侶:「你有冇搞錯!我係出家人,點可以同你獨處一室?」

咁,少女就講:「法師,我好想好好地煮一餐飯比你食,我有一隻羊但係太大隻,我殺唔到呀。法師,你幫我殺左隻羊,我煮羊肉煲比你食呀。」

僧侶:「你有冇搞錯!我係出家人,你點可以叫我殺生?」

少女立時講:「Okok,唔殺唔殺。法師,但係我真係好想好好地煮一餐飯比你食,我鄰居有一隻羊仔,在山頭食草,你拖隻羊仔過來,羊仔我殺到,我殺呀!跟住煮羊肉煲你食。」

僧侶:「你有冇搞錯!我係出家人,你點可以叫我偷野?」

少女改變策略:「咁,一係你問過我鄰居,話比佢知係佢老公應承我比隻羊我既,咁你先拖隻羊仔過來,咪唔係偷囉。」

僧侶:「你有冇搞錯!我係出家人,你點可以叫我講大話?」



少女見一切方法無效,於是在火爐旁邊攞出一個玻璃樽,倒出金黃色既瓊漿玉液...立時,滿室芳香。

少女雙手捧住酒杯,臉上掛住最甜美既笑容,温柔地講:「法師,講左咁耐,你都口渴勒,飲左佢先啦。」

唔講唔覺,一講僧侶先發展自己原來已經好口渴,於是接過杯子,飲左一小口...好味!...於是一下子飲晒...


僧侶飲完之後立時智商降到負二十,不知羞恥為何物,狂歌喪舞裸跑,跟住同鄰居講話佢丈夫應承比晒d羊佢,仲親手殺左隻羊來整羊腩煲,酒足飯飽後,當然要「犯下所有男人都犯的錯」。


功德林就咁燒晒。

依個深淵好深,到依家都仲未聽到僧侶跌到洞底的聲音.....


******
佛陀教所有在家弟子要守五戒:殺,偷,邪淫,妄語,酒。

當年我第一次受戒時,只受前四戒,酒嘛,我唔喜歡飲,但只要唔飲醉我都唔覺得係一個問題,無乜大不了。

但,原來,酒是很大鑊的,會令人蠢的。飲左就會好容易失控,戒酒係為左保護其他既戒。

而且,唔想踩落浮沙就一步都唔好行過去,唔好比佢開始,一d都唔好飲。


又,你以為魔鬼係果個張牙舞爪地追住你,用大聲公鏗你個頭,呼喝叫你「跑快d」既Mizuno嗎?

嘿嘿,真正既惡魔係果個甜美既少女,身材好過阿Rain既型男,同只應天上有既瓊漿玉液。

2009年4月19日 星期日

原諒

有冇睇過歲月的童話?我地經歷既遺憾痛楚失望,令我地永遠留在果刻,心裏面一直住左果個無助弱小既小朋友。

我們都是一樣的。

都試過幼小無助,保護唔到自己,亦保護唔到自己最愛既人,比人蝦,比人凌辱。

都試過黑心殘酷忿怒貪婪,犯左自己到今時今日仍然都耿耿於懷既錯誤,傷害左人,後悔莫及,慚愧內疚。

過去既已經過去左,有d仲過左好耐好耐;科幻小說係幻想來的,無辦去再回到未來的。

我地其實分分秒秒在改變,依家既我同以前既我已經唔同。

佛說人世間既一切痛苦緣於無明,而忿怒其實係一種暫時瘋狂。咁,你無理由仲嬲一個無知又癲左既人姐.......原諒自己吧,原諒果個過去的我。

發脾氣係對人的忿怒,內疚其實係嬲自己,兩樣野本質都係一樣的,都係,嗔。

其實,「我」心底之中仲有光明,仲有向善的願望的。

而其實,人人都承受住一模一樣的痛苦。

我們都是一樣的。

當你連自己都可以原諒時,就可以原諒全世界。


Ven. Ayya Khema, Loving-kindness Meditation - Forgiveness

Have forgiveness in your heart for anything you think you've done wrong . Forgive yourself for all the past omissions and commissions. They are long gone. Understand that you were a different person and this one is forgiving that one that you were. Feel that forgiveness filling you and enveloping you with a sense of warmth and ease.

Think of your parents. Forgive them for anything you have ever blamed them for. Understand that they too are different now. Let this forgiveness fill them, surround them, knowing in your heart that this is your most wonderful way of togetherness.
Think of your nearest and dearest people . Forgive them for anything that you think they have done wrong or are doing wrong at this time. Fill them with your forgiveness. Let them feel that you accept them. Let that forgiveness fill them. Realizing that this is your expression of love.

Now think of your friends. Forgive them for anything you have disliked about them. Let your forgiveness reach out to them, so that they can be filled with it, embraced by it.

Think of the people you know, whoever they might be, and forgive them all for whatever it is that you have blamed them for, that you have judged them for, that you have disliked. Let your forgiveness fill their hearts, surround them, envelope them, be your expression of love for them.

Now think of any special person whom you really need to forgive. Towards whom you still have resentment, rejection, dislike. Forgive him or her fully. Remember that everyone has dukkha. Let this forgiveness come from your heart. Reach out to that person, complete and total.

Think of any one person, or any situation, or any group of people whom you are condemning, blaming, disliking. Forgive them, completely. Let your forgiveness be your expression of unconditional love. They may not do the right things. Human beings have dukkha. And your heart needs the forgiveness in order to have purity of love.

Have a look again and see whether there's anyone or anything, any where in the world, towards whom you have blame or condemnation. And forgive the people or the person, so that there is no separation your heart.

Now put your attention back on yourself. And recognize the goodness in you. The effort you are making. Feel the warmth and ease that comes from forgiveness."

May all beings have forgiveness in their hearts!

(好多謝你呀!)

2009年4月17日 星期五

當年....

朋友問我有冇關於管理既書介紹,佢想知幾時應該放手比下屬做,幾時應該自己處理。

關於delegation既書,有用有point既,真係一本都未睇過。反而在blog度有好多人講喎

當年我一升,中間一D gap都無,忽然就要睇成條team。仲要最慘既係,依條team係公司新近收購返來的,人事作風文化完全唔同,連workflow同電腦系統都係新的,我又要學佢地果一套,又要教佢地我果一套,自己都唔識管理之時,仲要做埋change management......

結果,當然好大鑊。今日睇返,S當日既管理質素係肥佬的,連最基本既溝通都做唔到。

S當年既公司一向自持係mnc,講數據做report,樣樣要有data support,工廠要有組織系統housekeeping,管理要scientific...新收購返來既公司,無process無documentation不掟常理出牌,要sell要有presentation甚至要求有creativity,只要你搞得岩,無人有興趣知你點做,咁你搞唔惦,亦唔會有人幫手....

S既感覺係,由打開「天幕」導彈防禦系統,一下子跌落凡間在阿富汗打巷戰。以前個個都係大學生,話頭醒尾,依家一睇,有人HKCEE全面Uncle,有人以前做開空姐,有人仲一直係店舖sales或餐廳waitress,依份係第一份寫字樓工.....因為英文能力問題,email睇唔切,回覆亦令人完全唔明白。全team人成日都做錯野,遲覆漏覆唔覆,比人投訴炸型,次次最甘既大鑊野都會去到S度。

S當年自比消防員,日日返去救火,次次衝入火場之後,都比人燒到焦頭爛額咁出來。有時,S真係會忍唔住摸下自己塊面,睇下有冇污漬,而且長期覺得自己既頭髮係樹起的。

在咁怒髮衝冠既情況之下,S對下屬既態度又點可能好?

雖然S有一個好堅守既原則:唔鬧下屬。因為,S覺得在公司潑婦罵街又或者粗口侍候,唔只無家教咁簡單,仲要於事無補,反而令office充滿怨氣同負能量!但係,唔係大聲先係鬧人既,柄人亦都唔需要粗口,S雖然自以為無表現出來,但係,成條team其實無人唔知S係睇唔起佢地的。S本來就是一個驕傲的人,同自己teammate既磨擦,真係無日無之。

嗯,當時既日子係點過既...只可以講,人既潛力係無限既囉。

直到後來出左一單超大鑊,S要同一個teammate一齊收拾賤局。感覺真係,CK老闆最憎人講既:難!好難!好難好難!

在捲起衣袖不問點解會搞成咁,只諗可以點擺平時,S先至有機會由全新角度睇返依條team。誠然,佢地英文能力,甚至有d人既表達能力都唔係幾好,但係,佢地有令人感動既工作熱誠。雖然睇email要查字查,但係佢地亦都肯學,S親眼見到依個妹妹既英文有明顯飛躍,之後同佢傾返,原來佢係靠睇S點樣寫點樣答email......果下真係好感動的,咁努力上進既女仔,你仲想點?而且,佢地果個好山寨城系統雖然比較容易出錯,但亦都有彈性好多,有一點複雜既情況,在S公司係基本會投投做唔到既,但在依度就好輕易地做到。如果你係在樹林密佈既森林入面,有高科技既GPS都無用既,反而阿黃帝據說五千年前發明既指車針會有用囉,一間公司可以在短短十年間冒起,都唔係無原因。

有依個Paradigm Shit之後,S都好想講自此之後脫胎換骨,成為人見人愛,車見車載既上司....當然無D咁好既事,S之後仲做錯好多野,衰過好多鑊;仲有時衰完又衰又衰又衰,真係好想刀仔吉大肶!

但係,依件事比S最大既體會係:要由其他人既角度來睇同一件事,你先至有可能做到野。你唔放開自我,真係試下著落人地隻鞋度,係唔可能知道發生乜事,更談不上什麼管理。

好老生常談我都知,由古至今都咁多人講未就會因為講得好岩囉,亦都因為知易行難,所以總有人不停咁講。

2009年4月16日 星期四

錢甖


依個唔係手錶,依個係正能量錢甖
佢有25個memory,每個memory可以記100個 lap time!!!你仲可以check返每一次跑步既日子,每一個圏既速度同總時間,係克苦流汗的記錄。
好想快d跑夠25次,打爆佢!
NB大減價,盛惠HKD299,Time Square NB Shop有售,仲有男裝

2009年4月14日 星期二

關......

係,又來,簡直係沒完沒了....


S回首前塵,其實,都不過係兩個月前,S都仲係一個正常人。當時S好滿意自己年年都跑十公里,佢既手帕交粉紅色怪(aka LHY)無論點樣威迫利誘都呃唔到佢去跑半馬。


但係,唉,都係朋輩影響。S識埋晒d傻瓜,終於都同流合污,沾染左傻氣,開始覺得只跑十公里唔夠好玩,要挑戰自己;其實本來只係講話跑半馬,搞搞下,變左下年要跑全馬。


Well,由十公里去到四十二公里唔係講笑的,唔想好壯烈地比人掃上車,之前一定要有組織既長期鍛鍊。在咁關鍵既時候,由天跌落來一個教練。教練唔只係S在網上新近相認既舊同學,仲要熱愛長跑,仲要住得好近...教練平時係一個好人,但係,一講到「跑」就會立時變臉,化身「穿Mizuno的惡魔」!

S細個時實在睇太多日本卡通片,一講到教練就諗起果種你跑步佢踩單車追住你,用大聲公嗌:「跑快d!快d!」仲要你一下跑得慢d,教練就會用大聲公來慳你個頭....今次真係天亡我也,唔係,係天助我也至真。


第一次練跑之前,教練仲要擱下狠話,一步都不能走!


所以,當昨日下午突然風雲變色雷電交加狂風暴雨,S同教練講電話時雖然儘量表現得失望,但係實在是暗暗高興。嗱,今次係天要下雨呀吓,S發誓真係無跳過求雨舞!


誰不知,好快d雨停晒,天清晒仲要出埋太陽,嗚嗚...到跑步時仲要地都吹乾埋...............


離遠就見到教練兇狠地推緊牆....來拉筋。不過好在唔見有單車....(其實,教練識唔識踩單車呢?會唔會遲d學大叔咁,乾脆玩埋三項鐵人呢?)

你以為惡魔會青面獠牙嗎?你咁諗實在太天真啦!惡魔係人好nice,笑笑口咁,一步步推你既人。教練話就話比S用自己速度跑,佢只會在後面跟,但係一跑佢就帶先,S只好跟住越跑越快囉。成條路咁長但只有一個燈口位,教練果然一步都不走,等過馬路時都仲要原地跑,仲要一見無車就衝出馬路....

跑完一個圏之後,教練笑笑口話:「如果下個圏都keep翻今次既時間就好啦!」

嗚~~~


******

S係第一次路跑,亦係第一次跑斜路,以前上咁長既斜S一定會行的。

斜路果然不同凡響,一上坡就知味道。S好少會跑到肚痛的,今次都要大半程都一路跑一路痛;S本來一直都只用鼻呼吸的,但係第二次上斜時都真係透唔到氣,要用埋口來吸氣....

但係,S自己知自己事,其實如果真係要跑既話,係可以再跑多一個圏的.....今朝起身,全身都無痛,連酸軟都無....證明,其實運動量仲未夠....


但係,果個可惡的聲音都仲係嘈:「唔跑啦,唔跑啦~」

又再一次證明,個Glass Ceiling唔係體能,而係自己個心。

個心好似係你既,但又唔係你既。心好任性囉,佢想點就點!

其實,S做人咁耐,有幾多次真係盡晒力,一d都無留力呢?


跑步的感覺,真係打翻調味盤,五味雜陳。

2009年4月7日 星期二

過程

聖嚴法師說:

成功就是起點
失敗就是經驗
過程就是結果
現在就是全部



依四句說話係幾年前去法鼓山打禪七時聽法師轉述的,一直來來回回地不停自己讀,覺得,有好深既道理。

點解「現在就是全部」呢?因為「過程就是結果」。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平等的,都是一樣重要。收到成績表、跑步衝線的一刻好似好重要,好似果一刻先係結果或者收成....唔係嫁,之前每一次練跑、每一次上堂、每一份功課、每一刻温書...「過程」的每分每秒都是「結果」。

所以,現在才是最重要的。

只有現在才是真實的。

除左現在,我地其實什麼都沒有。

2009年4月6日 星期一

2009年3月29日 星期日

佛學入門

Ven. Annuruddha法師在香港曾經教過一個佛學入門,依家我上緊法師既影帶班。

Barry師兄好有心機,每一次上完堂之後都整理好notes,好值得睇。





5
6

願正法久駐。

2009年3月26日 星期四

犯錯

依個係我既正能量偶像Andrew Matthews講同畫既:

How We Progress - Andrew Matthews

Do you worry about making mistakes?
Then consider the astronaut.

If you are an astronaut, driving a rocket to the moon,
you spend ninety percent of your time off course.
You get off track, you correct.
You get off course, again you correct -
and eventually you hit your target.

If you quit correcting, you miss the moon!

As in outer space ... so in cyberspace:
To build a successful website,
you have to keep correcting.
You monitor your traffic - and continually correct.
Eventually you succeed.

It's the same with any project and any relationship.
You get off track. You make adjustments.

Success doesn't travel in straight lines.

Mistakes are how we progress,
in science and even art ...

Let me show you an example:
I just drew a portrait of President Obama.
Sit unfoldbefore your eyes in a 1 minute movie.

And guess what! It's just one correction after another.

2009年3月25日 星期三

人在高興時,細胞很圓潤 - 轉載

生病,是細胞在喊救命 - 60兆個細胞的秘密
文/李采洪

身體像一座最奧妙的化學工廠,但多數人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工廠做些什麼,甚至,還常常「虐待」自己的細胞而不自知……。

每天清晨四點,城市的夜貓族剛入睡,前台大病理科主治醫師李豐就起床。先喝一杯水,開始打坐、運動,吃過一碗五榖粥當早餐後,七點鐘,她好整以暇的出門;每天晚上八點,都會上班族還在辦公室裡加班,李豐已開始打坐,準備九點睡覺。她的飲食清淡,中午自己煮糙米飯和蔬菜,晚上只吃中午的一半到三分之一量,整天的飲食,就是五榖雜糧加蔬菜。

很難想像,三十年前李豐罹患過淋巴癌,當年為她治療癌症的醫師,有人都已過世了,李豐卻還活得很健康。若問為什麼,可能的答案是:她現在每天的生活都很「尊重細胞」。

這三十多年來,李豐的工作,是每天在顯微鏡下看人體細胞的生老病死。她說,人在高興時,細胞很圓潤,就像十八歲的年輕人;人生氣時,細胞就像八十歲的老頭,皺皺縮縮的。而且,好細胞和生病的細胞完全不一樣,「癌細胞就是扭扭曲曲,亂七八糟的樣子。」她說,越瞭解細胞,越為自己過去糟蹋細胞而感到慚愧,直到學會「尊重細胞」,身體才開始好轉。因為她與癌症共存、「賺到三十年」的經歷,不少人會找她分享經驗。

六月一個週三下午,李豐又接到一通電話,電話中的人訴說做骨髓移植後,身體很不舒服,要她介紹推拿師,李豐不介紹,只簡單的對著電話大聲說:「去運動啦!」

「身體有六十兆個細胞,有無數生化工廠,我們是管不了那麼多的!還是供給原料,給他環境,讓身體自己運作就好了。」李豐說的「提供細胞環境」,其實是老生常談──規律作息、清淡的飲食和運動。

以肝臟為例,每天晚上十一點為什麼該躺到床上睡覺?因為十一點到凌晨三點是肝膽系統充血、要運作、排毒的時候,此時身體躺平,肝就可以擺平,充滿足夠的血,這時的肝,會是平常的二到三倍大,如果晚上十一點過後還坐著或站著。她說:「就像菜市場吊著的豬肝,放不了多少血。」

肝臟,是最大的解毒工廠 根據醫學研究,人站著時,肝血的流量比躺著時減少三成,運動時的肝臟血液的流量又比躺著時減少五成到八成,所以,醫師要肝病患者多休息,用意在臥床可以使肝的血流量增加,有助恢復肝臟健康。 肝臟被形容成人體最大的化學工廠,因為,這個重達 一公斤 半的器官,可以完成五百種以上的化學反應,遠超過任何人為興建化工廠的速度和效率。人體生長和活動時,身體內自然會產生各種化學變化,這些化學變化需要「酶」,人體的有兩千種,肝臟就能生產其中的一千種。

當毒性物質進入人體內,肝臟會自動透過化學作用解毒,一些重金屬如汞,和來自腸道的細菌,也會隨著膽汁分泌排出。這樣的運作是個極複雜的工程,所以,在人造器官中,人工肺、人工腎都可以達到天然器官的功能,只有人工肝臟無法像天然肝臟般進行好幾百種化學工程任務。

再說肺臟,肺臟可以容納六千立方毫米的空氣,可是人坐在椅子上時,每次呼吸進的空氣才半公升,只用了十二分之一。現代人每天的生活就是坐辦公室,出外搭車、乘電梯,每次的呼吸量也同樣只在五百到一千立方毫米之間,其他的肺臟空間等於備而不用。「就像一個人有一棟十二個房間的房子,可是每天忙碌出外工作,回到家裡來,就只用到臥室。」李豐說,要用到肺臟的每一個部分,唯一的方法就是勤加運動。因為激烈運動時肌肉消耗氧的速度會比心肺供氧速度快,每分鐘呼吸速度增加一倍,每一次吸進肺部的空氣,也可增加五倍以上,另外,深呼吸可以使平常空氣無法到達的肺泡充滿空氣。

另外,為什麼吃冰對胃不好?李豐曾在手術房中接觸到病人的胃液,胃液比人體的三十七度體溫還要高,也就是說,在這樣溫度的環境中,胃細胞才能工作,灌進一杯冰水,胃液的溫度一定會驟降。 這時,所有的胃細胞只好都癱在那裡,暫時罷工。必須等到身體其他器官的熱抽調過來,胃回復該有溫度,胃細胞才又會開始工作。

救命,停止虐待你的細胞

問題是,不管是很會賺錢的企業老闆,或者是被視為菁英的知識分子,絕大多數人並不了解自己的身體。二十一歲創業、二十七歲就擁有三家企業,賺到一百萬美元的班庫巴賽克(Ben Kubassek)在《人生不是特技表演》一書中描述現代人常常在生病之後,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生病。「拿菸虐待自己,罹患癌症時卻又震驚得要命!」他指出。

現任奇美醫院院長詹啟賢在衛生署長任內,描述一般人不了解自己身體的一段話就相當傳神。他曾指出,一個用功的高中女生,可以清楚的背出四川的稻米、甘蔗、苧麻、桐油產地,卻無法指出肝臟、胰臟及脾臟在身體的哪個部位;一個工學院的男生可以侃侃而談電腦主機板上顯示卡與聲霸卡的異同,卻比較不出人腦中腦下腺與松果體的差別。

「生病,是細胞在喊救命!」李豐認為,人應該承認生病該由自己負責,努力反省,改變行為,善待自己的細胞。有人到醫生那裡,要醫生在三天內醫好他的病,因為三天後他要到北京出差。「這樣病是不會好的,只有鬆下來,細胞才有喘息的機會!」

人體是個奧妙的小宇宙,每天身體消化米飯、蔬菜、牛肉,吸收和排泄,都是個大工程,「這中間牽涉的生化反應!真正研究起來,太複雜了!」台大醫院代謝內分泌科主任張天鈞形容,人體就像一個細胞工廠,不同的細胞做不同的工作,如胃細胞負責消化食物,肝細胞工作更多,可以儲藏營養、排除廢物、解毒。

對這個天衣無縫的身體工廠該如何保養?李豐還是那句話,「不要虐待你的細胞,暴飲暴食、熬夜不睡覺就是在虐待細胞!」

2009年3月16日 星期一

牢獄

牢獄在邊呢?

或者就在此時此刻此地。

依一部,係我睇過既記錄片之中,其中最好既一部。

花52分鍾,睇下真正既印度,真正既牢獄,同,真正既自由同解放。


Doing Time, Doing Vipassana

--- by Karuna Production Ltd (Karuna = 大悲心)

英文旁白,中文字幕


有關資料。

其實....

跑步會帶來正能量?當然!

點解呢?除左因為跑步大量流汗兼令大腦分泌dopamine之外,仲因為,我地清清楚楚地知道,我地為左自己做左一d野。我既正能量偶像Andrew Matthews話佢次次畫左油畫之後,都會覺得係在自己既正能量豬仔錢罌;我都覺得,次次跑完之後,都係為自己身心健康做左d野,所以,感覺良好。

依兩個禮拜都係去跑兩次,每次6-7公里。一樣既距離,有時跑得好輕鬆,有時好似昨日咁,其實,身體覺得好重,跑時係很吃力的。但係,只要跑過左4公里,就會開始適應,開始跑多陣都得。

跑步同世界其他任何事一樣,最難既,唔係自己體力,而係意志吧。跑一次半次11.5公里唔難,最難既係:持之以恆,一直keep住去跑。你總會有一百萬個理由唔去跑:夜又太夜啦,早又太早啦,攰啦,眼訓啦,忙啦,無帶衫啦,無帶鞋啦….到你真係去跑時,又偏偏會落雨….咁囉!

其實,以我一個咁樣每日都準時5:30收工既閒人,有乜理由一個禮拜只能夠跑得兩次假?依家咁樣唔涷唔熱又唔落雨既天氣都唔係成日有!

我要努力!

跑多d....希望,可以突破到唔出汗既問題,在夏天一樣可以繼續跑落去。

2009年3月12日 星期四

生活的藝術:內觀

每一個人都不停在尋覓安祥與和諧,因為這些正是我們生命中所欠缺的東西。生命中總有些時刻會感到焦慮不安、煩躁、不和諧、痛苦;但我們不會將痛苦只侷限在自己身上,而是不斷將之傾注他人身上。一個不快樂的人,會使得周遭的氣氛充滿焦慮,同時也導致任何和他有所接觸的人都被其影嚮,感染其煩躁不安。

這誠然非正確的生活方式。人畢竟是群居動物,必須在社會生活,和他人接觸,因此人應當安於自我及與他人和睦共處。然而該如何才能生活得和諧?該如何才可以泰然自處,並同時保持著周遭平和的氣氛,亦讓他人能夠生活在安祥與和諧中?

當一個人感到焦躁不安,欲從中尋求解脫,首先須找出苦惱的原因,即導致產生痛苦的根源。假如我們細心觀察,就會清楚覺察到每當有負面情緒或不淨的念頭生起時,我們必然會變得焦躁不安。換言之,安祥與和諧是不能與負面情緒或不淨念頭並存的。

負面情緒是如何醞釀產生的呢?同樣地,只要細心檢驗觀察,答案就顯現眼前。當發現他人某些行為不如我意,或某某事件的發生不合我意,我就會感到十分不愉快。不如意的事發生了,內心開始感到忐忑不安,當渴望的有所障礙不能如願以償時,自己再次變得緊繃, 內心開始打結。然而人的一生中不斷重覆這種過程,不想要的就不斷發生,渴望期待的卻渺不可得,此生命運作過程導致身心兩方面皆被綁得緊緊, 無從自拔。充滿著緊張僵硬及消極否定,生命是那麼苦澀。

現在若要解決此問題,唯一途徑就是設法使生命中每一件事都盡如我所願,沒有任何不如意的事會發生在我身上。我要開發此能力,或者是依靠有此能力的人士相助,讓我有求必應,替我阻擋不如意的事,愿我凡事都能稱心如意。但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可以處處如意,一生中從不經歷任何不如意。生命中往往是事與願違,重覆不斷地發生。那麼,我們不禁會問,當面對不如意的情境時,要如何才可以不盲目地產生反應?該如何才不會焦慮不安及該如何才能維持著安祥輿和諧?

在印度以及其他國家都曾經有前賢大德研究過這問題-人類所面對的苦-並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每當不如意的事發生,內心開始產生憤怒、恐懼或其他負面情緒時,即刻把注意力轉移到別處去,例如,站起身來、拿杯水、喝口水,那憤怒將不再增強,然後慢慢的從憤怒中解開。又或者唸數:一、二、三、四。或是重複一個字、一句話、持咒語、或者持誦一個你信仰的某尊神或聖者的名號。藉著轉移注意力在某個程度,就會擺脫負面情緒及憤怒。

這辦法行的通,此練習的確可以消除內心的焦慮不安。然而此方法事實上只能在意識表層發揮功效。其實當注意力被轉移時,負面情緒亦同時被推到更深的潛意識層面,使得原有的不淨煩惱在此層面中不斷繁衍壙增。意識表層看來一片安祥和諧,其實內心隱藏著一座休火山,積壓著的負面情緒遲早會猛烈爆發。

但其他探究內在真理的修行者作了更深入的探索,透過體驗自我的身心實相,發覺轉移注意力只不過是在逃避問題。逃避不是解決方案,要面對它。每當心中生起任何的負面情緒時,只有觀察和面對它。當我們開始觀察它時,這些心的不淨煩惱隨之失去力量,日益枯萎,最後被連根拔起。

無庸置疑這是一個好辦法:它避免兩個極端-壓抑和放縱。埋在潛意識裏的負面情緒是不會消除的;若任由它表現在行為或言語上只會倍增問題。不過,假如我們只是客觀地觀察它,這些不淨煩惱就會開始漸漸消失,所有的負面情緒都被根除,我們就得以從不淨煩惱中解脫出來。

它聽起來絕妙和不可思議,但實際上真的行得通嗎?對一般人來說,有這麼容易面對不淨煩惱嗎?當怒火一昇起,根本未曾來得及察覺,人就已經失控了。然後在怒火蒙蔽之下,構成我們在行為或言語上傷人亦害己。等到憤怒平息後,我們就開始哭喊及懊悔,祈求這人或那人或某某神靈的寬恕:「噢!我犯錯了,請原諒我吧!」。過後再次陷入相同情況時,我們又再次重複做出同樣的反應。再多的懺悔亦無補於事。

問題關鍵在于不淨煩惱往往是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產生。它萌生於潛意識最深層次,難於察覺。等到它浮現到意識層面時,它已經太過強勁把我給淹沒,導致我喪失了觀察它的能力。

那我應該請一位私人祕書,以便每次一見我開始憤怒時就說:「主人,看啊,你開始憤怒了!」。既然我不知道憤怒何時會出現,那我不就需要聘請三位私人祕書日以續夜接班!假設我有能力負擔三位祕書,當憤怒生起時,我的祕書立刻告訴我:「哦,主人,看看-憤怒出現啦!」,此刻,我會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摑他的咀並辱罵他:「蠢材!我出錢請你來是教訓我的嗎?」。理性在盛怒中已喪失,任何好言相勸均成忠言逆耳,無濟於事。

又假設理智獲勝,我不掌摑他。反之我說:「多謝你。現在我要坐下來觀察我的憤怒。」然而這有可能嗎?當我閉上眼睛試著觀察憤怒時,心中立刻浮現出憤恨的對象– 那引發怒火的某人或某事。那麼,我不是在觀察憤怒本身。 我只是在觀察引起情緒波動的外在刺激因素。這只會令憤怒增生加強;此誠然非解決之道。 因此欲觀察抽象的負面情緒、抽象的情緒,是很難的事, 必須先從外在的情境中脫離出來。

然而, 當我們覺察到事物的終極究竟實相,就找到了真正的解決方法。每當負面情緒在心中生起時,身體上同時就發生兩件事。第一是氣息失去正常的節奏。每當心中生起負面情緒,呼吸就開始加重。這是較容易覺察到的。與此同時,在較深入細微的層面,身體內開始產生生化反應 一也就是某些感受的呈現。每一個不淨煩惱都必然會在體內造成一種感受,這種感受或那種感受,在身體的這部位或那部位。

這確實是一個實際的解決方法。一般人難以覺察這些抽象的感受,不管是恐懼、憤怒或激情。但是經過適當的訓練和練習,觀察呼吸與身體上的感受變得輕易因為這兩者和心的不淨煩惱有直接關聯。

觀察呼吸和感受給予我兩種幫助。首先,它們仿如我的私人祕書。當不淨煩惱念頭在心中生起,我的呼吸馬上失去常態;它開始呼喊:「看,有毛病出現了!」我不能夠掌摑我的呼吸;我只好接受此警告。同樣地,感受也傳達訊息告訴我出事了。當接收到警告之後,我開始觀察我的呼吸,我的感受,很快地我發現那個不淨煩惱漸漸消逝了。

這一種身心現象就像一個銅板的兩面。一面是心中所出現的意念或情緒。另一面是身體的呼吸和感受。任何意念或情緒,任何的不淨念頭煩惱,均會在當時的呼吸和感受中顯示出來。因此,藉由觀察呼吸或感受,我其實是在觀察心中的不淨。我沒有逃避問題,反之我是如實地正視實相。接著我發現不淨煩惱已失去力量:它無法再像以往一般主宰著我。如果我持續著覺察,心中的不淨煩惱終究會完全消失,我依然持續保持安祥與快樂。

透過這自我觀察的技巧讓我們看到內在與外在的兩個真實實相。以前,人總是睜開眼睛向外觀望而忽略了自身的內在實相。我總是向外尋找令我不快樂的因素;我總是歸咎于外界並試圖改變外界的現實。 我對內心的實況一無所知,從不了解痛苦的源頭其實來自於內心,自己對愉悅或不愉悅的感受生起盲目習性反應。

現在經過訓練,我看到了銅板的另一面。我可以察覺呼吸及內心感受。 不論是氣息或感受,我學習以一顆平穩的心只是觀察,不再起反應,不再增加自己的痛苦。反之,我讓內心的不淨煩惱浮現然後消逝。

愈精勤努力不懈地修練這技巧,就可以愈快地從負面情緒中解脫。漸漸地內心得以淨化,不受不淨煩惱束縛。被淨化的心總是充滿著愛-對所有人都懷著無私的愛;對他人的失敗和痛苦充滿著慈悲;對他人的成就與快樂感到欣喜;面對任何境遇都保持平等心。

當一個人達到這個階段時,整個生活模式都會開始改變。不可能再在言語或行為上騷擾別人的安祥與快樂。反之,內心平穩不但讓自己感到安寧,更幫助其它人變得平和、安祥。在他周遭彌漫孕育著安祥與和諧的氣氛,任何人進入那個環境中也會被受影響感染。

藉著學習保持內心的平衡穩定來面對內在的一切體驗同時也發展出對外在一切境遇的豁達,不再執著。然而,不執著不等於逃避現實或無視世務問題。修習內觀靜坐的人對於他人的苦楚變得更加敏感,而且會盡一己所能解除別人的苦困-心中充滿愛,慈悲與平穩,不帶半點焦躁不安。他獲悉聖潔的無分別心 -知道如何保持以一顆平穩的心完全投入,全力以赴幫助他人,如此一來,當他為他人的安祥與快樂而努力時,他還是持續地保持著如此安祥與快樂。

這就是佛陀所教導的:生活的藝術。佛陀從沒有建立或教導過任何宗教、或主義。他未曾指示他的跟隨者做任何儀式或典禮、任何盲目或空泛的禮節。反之,他只教導藉由觀察內在實相,如實地觀察自然本性。 人由於無明,不斷產生傷人傷己的習性反應。但是一旦發展出如實觀察如其本然實相的智慧,我們就得以脫離這慣性反應。當盲目反應停止時,他就有能力做出正確的行動-出自平穩洞察實相真理的心,而這些行動會是積極的、有創造力的,對自己及他人都會有所裨益。

智者們曾經忠告:我們必須「認識自己」。認識自己不能單純只在知識、概念和理論的層面。亦不是只在情感或信仰的層次,僅僅盲目地接受所聽聞或閱讀過的。這樣的知識是不夠充足的。更貼確應該從實際層面去了解真相。我們必須直接體驗這身心現象的實相。單憑這點就可以幫助我們從不淨煩惱、痛苦中得解脫。

這種直接體驗自身的實相、自我觀察的技巧,就是所謂的「內觀」靜坐(Vipassana meditation)。在佛陀時代的印度語言中, passana的意思是睜開眼看,如平常一樣;但是Vipassana(內觀)則是如實地觀察事物,並非如其所見。必須向內貫穿表面的實相,從而深入到整個身心結構內的終極究竟實相。當體驗過實相之後,我們就學習到不再盲目地起反應,不再產生不淨煩惱- 自然而然,舊有的不淨煩惱逐漸被根除而得以離苦得樂。

內觀靜坐課程提供了三個訓練步驟。首先,不可作任何騷擾他人安寧的言行舉止。我們不可能一方面要消除自己內心的不淨,在另一方面又不停造作不良的言行舉止。這只有增生不淨煩惱。有鑒以此,遵守道德規範則是修行的第一要訣。承諾遵守戒律:不殺生、不偷盜、不作不正當的性行為、不說謊、和不服用麻醉品。透過持戒心得以充分地平靜下來,以便能好好執行觀察的任務。 訓練的第二步驟是要將心專注於一點即氣息上,藉此培養心的控制力,馴服狂野的心。嘗試延綿不斷覺知息入息出。這不是一種呼吸練習: 因而不要刻意控制氣息。反之,要如實觀察自然的呼吸,氣息的進入,氣息的呼出,如此一來心逐漸的平靜下來,不再被激烈的負面情緒所主宰。再者,當注意力集中時,心思就變得警覺、敏銳,此刻才有能力執行洞察的工作。

以上持戒和修定兩個步驟對過著道德的生活和控制心識是十分有幫助及有益的;不過這兩個步驟亦會造成自我的壓抑,除非練習第三個步驟-開展洞察力,照見自身的本質,藉由此洞察力來淨化內心的不淨。這就是內觀:體驗自我實相,藉著有系統的與平靜的觀察,觀察自身不斷變化的身心現象所顯示出來的感受。這就是佛陀教導的精髓:透過自我觀察以其達到自我淨化。

苦是每個人都要面對的問題, 因此任何人都可以實踐修習這個修行方法。一種普遍性的疾病,是需要普遍性而非宗派性的療方。 所以當一個人感到憤怒時,他的憤怒不是佛教徒的憤怒 、印度教徒的憤怒、或基督徒的憤怒。憤怒就只是憤怒。隨著因憤怒變得焦躁不安時,這焦躁不安不是基督徒的、印度教徒的、或佛教徒的。這疾病是普遍性的。

因而此療法也必須是普遍性的。 內觀就是這樣的一個療法。沒有人會反對維護他人安祥與和諧的道德生活守則,沒有人會反對培養心念的專注,沒有人會反對發展洞察力,藉著此洞察力來探究自我實相並淨化內心的不淨。內觀是一條普遍可行之道。

藉由觀察內在實相,如實地觀察事物的實相-這就是在實際、體驗層面認識自我。在修習的過程中,就會逐漸從不淨染污的痛苦中解脫出來。 從粗重、外在和淺顯的表面實相,貫穿深透到身心的終極究竟實相。再進一步,超越這一切,接著體驗超越身心的實相,超越時空及超越相互依存的限制領域的實相:從所有的不淨、雜染、痛苦中徹底解脫的實相。這終極究竟實相,不論冠以任何名稱都無關重要;重要的是,它是每一個人的終究目標。

願你們都體驗到這終極究竟實相。願所有的人都能從不淨煩惱、痛苦中解脫出來。願他們享有真正的快樂,真正的安祥,真正的和諧。

願一切眾生快樂。以上翻譯自葛印卡先生在瑞士伯恩的演詞。


******

依一篇係由我之前提到既十日內觀禪修中心始創人:葛印卡老師寫既內觀入門。

解決既方法近在眼前,試下啦

2009年3月9日 星期一

四它

聖嚴法師慈悲,佢非常明白我地現代人生活在社會上有幾多煩惱、幾大壓力。所以法師寫左好多文章同書來教我地Layman點樣在當今世界上安心立命。

其中我自己覺得最最受用既係:「四它」: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

******

聖嚴法師說:

生活中難免出現逆境,我經常勸勉大家,處理棘手的問題時,應該坦然地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也就是說,遇到任何困難、艱辛、不平的情況,都不逃避,因為逃避不能解決問題,只有用智慧把責任擔負起來,才能真正從困擾的問題中獲得解脫。

面對煩惱的方法

如何面對問題?即是告訴自己:任何事物、現象的發生,都有它一定的原因。我們不須追究原因,也無暇追究原因,唯有面對它、改善它,才是最直接、最要緊的。

很多人都說,我是好人,為什麼我還要遭受這麼多的苦難?我們要知道,有物質之身就有果報、就有障礙,如同有山川大地,就有風雨雲霧。大修行者也要受果報的,佛陀曾遭大石塊擊傷,也曾罹患重病。但是果報和障礙未必會招來煩惱,大修行者跟凡夫的差異就在於此。

凡夫被自身的遭遇所苦,信心就會退轉;大修行者可以放下自我,不被煩惱所障。我們學佛,就是要學習佛的智慧,清楚辨知煩惱的緣起,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

因果必須配合因緣。對於任何情況,如果能夠改善它,當即予以改善,若不能改善,便面對它接受它,絕不逃避,但是要盡力改善。逃避責任,逃避果報,是不合算的,改善情況才是最聰明的。

經過計劃的事物也不一定完全可靠,也會發生意料之外的情況,這時候就應該要接受它,然後想辦法處理它,因為,因緣就是如此。

所以,如果期待計畫好的事在過程中發生問題,不必傷心也不必失望,應該繼續努力,促成因緣,還是有成功的機會;如果經過詳細的考慮,判斷因緣不可能促成,那也只好放下它,這和未經努力就放棄是截然不同的。放下自己也放下別人

放不下自己是沒有智慧,放不下別人是沒有慈悲。能作如此想,對一切人都會生起同情心與尊敬心。同情人家也是具縛的凡夫,尊敬人家也有獨立的人格。

平常生活中,禪如何教人安心呢?禪的態度是:知道事實,面對事實,處理事實,然後就把它放下。無論遭遇任何狀況,都不會認為它是一件不得了的事,如果已經知道可能會發生什麼不如意的事,能讓它不發生是最好的;如果它一定要發生,擔心又有什麼用?擔心、憂慮不僅幫不了忙,可能還會令情況變得更嚴重,唯有面對它才是最好的辦法。

我常常遇到一些好像正被困在火海中的人,來向我求救。通常我會輕聽他們的問題,知道他們所焦慮的什麼,但不會將他們的焦慮,變成我自己的夢魘。

我給他們的建議有一個原則:對感情的問題,宜用理智來處理;對家族的問題,宜用倫理來處理;即使發生了不得了的大事,也應用時間來化解、淡化;如果真是無法避免的倒楣事,那只有面對它、接受它;能夠面對它、接受它,就等於是在處理它,既然已經處理了,也就不必再為它擔心,應該放下它了,不要老是想著:「我怎麼辦?」而是睡覺時照樣睡覺,吃飯時照樣吃飯,該怎麼生活就怎樣生活。

******

後來睇訪問,林青霞亦都覺得四它對日常生活最有用呢!

2009年3月7日 星期六

我說的...其實....其實....其實

又來?無錯,跑步這個話題真係講極都仲有,各位忍下我啦!

星期五本來諗住都無得跑嫁啦,中午去買飯時都淋到褲腳濕左,雨無止境地不停地落.....本來,係好哀怨地喃喃自語:「跑步先來落雨.....」

點知,放工時雨停晒,個地又吹乾晒,有得跑呀!....在依個寶貴的、難得既時間內,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跑到佢又再一次落雨為止....今次跑左跑到6.5公里,如果唔落雨,我係會繼續跑落去的...其實,心中仍然有聲音在叫囂;「你唔得既,跑一兩公里好啦,你唔得,你唔得。」Well,不過音量真係越來越細lu。

我平時有時會攰呀忙呀,諗住唔好去跑。但係,其實,唔係話你想跑就有得跑既,天會下雨,人會唔舒服....好似,跑步依件事本身就有d道理。


今次嘛,都係無計時。

Well,我載既錶係皮帶既,如果載住來跑步就會吸晒d汗味,很可怕的!雖然在個場內面有錶,但係,唔知點解,我總係記唔到到底上個圈係幾點幾分開始跑。

其實,有乜野話唔知點解呀,咁簡單既時間都記唔到,好明顯係因為我唔想記。

我跑步時唔聽音樂唔講電話,就只係跑。會聽到自己既呼吸聲,有時會有鳥叫聲同風聲(我跑得很慢的,唔會因為跑步速度而有風聲)....仲有,自己心裏面一刻都唔停既,不停地自言自語。

嗯,其實計時都好容易的,但係,點解我一直都抗拒呢?

好似,一計時就會令跑步變得無咁好玩。

個情況就好似你去旅行時,係跟團定自由行既分別。其實你去到一個景點,無論有冇一個導遊在度話比你知兩個鍾頭後集合,你自己行都係會用大慨兩個鍾既。但係,如果有導遊限定你要在2:30大門集合,你就要不停地睇錶....總之,不停地睇錶就會令你個行程無咁好玩;好似,因為要睇錶而interrupt左自己遊玩既心情,好似,一睇錶就會增加左壓力....總之就係會無咁好玩!

到底依個係只有我自己既情況點係其他人都會咁呢?大叔次次跑都會計時,我見其他網友個個都會記低時間,仲有人出埋Google Earth加埋GPS....係咪我有d古怪呢?


同朋友食飯,有人話,大叔之所以可以日日跑,係---因為佢有錢!

嗯,一聽就知佢無跑啦(當然,佢真係無跑亦唔諗住跑)。跑步這東西同酒、女人、大麻、海洛英依d野唔同,唔係話你攤在度比錢買就自然有快感既;跑步你係要先付出,付出、付出再付出,先至有少少收穫;而且,辛苦根本就係跑步既一部份,其實唔痛已經好好!依d野,同錢又有乜關係呢?....而且,就算我地依d平民,每個禮拜睇少一兩個鍾頭(無營養既)電視,而選擇行出去跑步,就算係日理萬機既忙碌香港人,都仲係可以做到吧!?問題只係你想唔想做,同有冇決心姐。樣樣都賴自己窮,咁,實在係富於香港特色既「錢係萬能」文化吧!


同朋友G傾電話,講到佢老闆十分婉轉地講比佢知,佢既presentation skills唔好,有時講到一舊舊,唔知佢想講乜!

哇,聽到d咁既評語,唔受刺激就有鬼啦!

傾落去,唔係準備不足,唔係對內容認識不足;而係,無信心!

點解會無信心呢?一直硏究落去,同童年既經歷有關啦當然!但係,依個其實呢,無乜關係的。雖然當年我地幼小無助無經驗,但係,家陣我地大個啦!睇返件事時,依到會明白到,嗯,人地咁無禮貌地講野,係佢無家教,係佢錯而唔係我既錯!

只要有依個認識就夠啦,唔駛揾返個死仔出來打佢一身,甚至都唔駛嬲佢。個重點係,依d在腦中不停地叫囂既聲音:「你唔得既,你唔得既,你唔得既。」-----都。係。錯。的。

都係一d不值一晒既小事,而令自己產生依d奇怪又self defeating既可惡聲音!

而且,講下講下,朋友G自己就講左出來,佢明明就有好多好多令人自豪既優點同成就!而且,G既一d極度善良既行動,令我依個身為朋友既,都覺得與有榮焉!亦都令我下到決心,做左件一直好驚而逃避既野。

G最後火紅起來,直頭出左action plan!決心要做好下次既present!仲話,要遲d同我update進展;仲話,同我傾得好開心!....哈哈,我咁都寫出來真係唔知羞!.....其實,我都傾得好開心!

嘿,正正因為我地唔完美,先至有成長。


(咁我既成長action plan呢?)

2009年3月3日 星期二

我說的其實...其實...是......

睇左村上大叔依本書,你一定會覺得,佢真係一個傻佬!

「大叔」依個名號,村上一定當之無愧。佢1949年出世,同共產黨一樣,今年已經六十歲啦!但係佢一d長者既自覺都無,仲要一把年記仲去跑馬拉松、三項鐵人,仲有人都癲既、有成一百公里既超級馬拉松!

最令人不忿既係,點解大叔塊面一d皺紋都無?點解佢將我既金句倒轉,變成:Maturity is inevitable, Wrinkle is Optional?

Well,大叔過既係超級健康既生活,除左日日有大量運動之外,仲為左跑馬拉松而戒煙,而且日日都九點訓,五點起身!名副其實既晚九朝五,由佢成為全職作家,一直堅持在依家...依個,未係因果囉。


我一向覺得作家依個自由業,如果你好似大叔既成功賣到書既,係好輕鬆既職業。你可以選擇anytime, anywhere去寫野,又可以隨時去下旅行,去吸收下新靈感,唔駛煩唔駛憂就可以賺到版稅啦,幾正!

但係,睇完大叔既書,我真係相信,除左絶小部份既超級天才,其他既作家都係辛勤如牛地每日都努力工作,先至可以寫成一本小說。而且大叔依個傻佬有一股蠻牛般既狠勁,做任何事都全力以赴,博晒命地跑,博晒命地寫。


係喎,如果唔認真既野,真係無謂做啦。人生苦短,時間精神體力心力都有限,係依寶貴既借(我其實係想講「偷」的)來的時間,何苦要做d自己唔鍾意既野?連,三心兩意,唔係好鍾意又唔係好討厭既野都無謂做啦,唔值得既。

睇完大叔既勵志書,加上肥龍哥哥既態度,我終於都的起心肝,在跑完渣打既十公里差唔多成個月之後,第一次練跑。

都話依個世界係估佢唔到嫁啦,咁耐無跑,身體養尊處優,我只係諗住好就跑3km,差起上來只跑一兩公里.......... 結果,跑多左十倍,11.5公里!

呵,我從來未試過跑超過十公里既,11.5公里係小妹有生以來跑最長既距離,其實,到底個數字係11公里定110公里都無乜所謂,最緊要係突破左自己既極限...而且,我中間全部都係跑既,一步都無走過。唯一可惜既係,我真係無諗過會跑咁多,連錶都無帶,唔知用左幾耐時間,不過,跑得開心就得啦!

今次先至聽清楚,心裏面叫囂既果一句說話,原來唔係「放棄啦!」,而係「你唔得既,你唔得既!」

唔該晒,但係,我係做得到既。跑完之後只係有d攰,膝頭有d軟,至驚嚇係差d扭唔開枝寶礦力囉;到今日,根本全身都無痛。


好明顯,一直個glass ceiling係自己既心,而唔係體能。


大叔比出來既示範,真係超級正能量YES Man!我諗,一本好書同平庸既書的分別係,一本好既書會Inspire你,帶你諗/做自己一直無試過既野。



大叔,我地一齊加油呀!


又(係,我知,依個topic真係好悶),大叔覺得唔係人人都適合長跑,所以佢從來都唔會鼓勵人地跑。這個嘛,嘿,你見我一日到黑有如傳教般hard sell就知,我並唔贊同啦,既然係好野,又點解唔同人地分享呢?而且,我只係叫人去試一次跑十公里而已,十公里依個距離,真係唔駛點練就跑到,行都行到,咁唔試下又點知喜唔喜歡呢?而且,我大把朋友都係玩過一次就唔玩,我都無再push呀!(某先生唔好對號入座,無針對性)

大叔話,適合長跑既人身體既特點係:肌肉熱身慢,但係一起動之後就可以一直運動落去;仲有,心跳慢....嗯,我仲要加埋低血壓添....真係....如果我話自己係大叔一樣既freak,會唔會係太過厚皮,在自己面上貼金呢?

2009年3月1日 星期日

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

做人嘛,有趣既地方係,你永遠在最唔可能既位,發生最唔可能既事,產生最唔可能既想法....真係,估佢唔到!

村上春樹我係初中讀過一本,係佢當年紅透半邊天既《挪威的森林》。果時仲係博益出版,好細隻字既袋裝書,仲要因為故事太長,分成上下集兩本書咁多。當年年青有狠勁,一口氣讀完之後,真係踩中地雷燒焦半邊面既感覺,完全唔知自己睇左d乜...好似,既無挪威又無森林,到底,有冇講樹,個故仔講乜,男主角靚唔靚仔呢?哇,一片空白,一d印象都無。

世界上有咁多作家,總有一d係你睇唔明既,村上既書我足足睇左兩本咁多,肯定佢唔適合我。所以,咁多年來,佢出左咁多書,我連拎起來翻一翻都未試過.....直至,依一本:
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的圖像

見佢係講跑步,先至會攞起,翻一翻....well,起碼無乜曖昧到唔知想點既暗喻,而且,村上係講佢自己定係講我?點解咁熟口熟面?

其實,我同其他正常人一樣,不嬲都覺得跑步係一個超級DRY既運動:重複、悶、毫無技巧可言。鍾意咁乾運動既人,全部係FREAK!

Well,咁d長跑手又唔會話好危險地隨時會發狂地打你一身,又唔會話好污濁地嘔到周圍都係;但係當有一d滿身大汗又表情痛苦既跑手,氣羅氣喘地跑過時,我腦海都浮起好似村上所講既"Pain is Inevitable, Suffering is Optional"....村上將依句說話譯造:「痛是難免的,苦卻是甘願的」。咁我係中國人,好自然乾脆會譯成四字「成語」-------攞苦來辛

又點會估到,有朝一日我會受到B哥哥既感召,至今已經連續跑左五年十公里呢?更估唔到,十公里不知不覺間已經變得太容易,我下年要upgrade跑半馬呢?好在我一直甚少在街跑,否則,肯定有路人在肚子中暗暗嘀咕:攞苦來辛!.........依個世界,真係報應不爽。

嘿,不過講得咁勁,我其實只係算係mount車邊地跑而已。十公里依個距離對長跑而言本身已經夠晒短;比如村上佢每日既練習,己經係跑十公里。而我呢,跑左五年十公里既意思係....我依世人只跑過五次十公里囉....即係,只有在比賽時先會跑足十公里,平日練習時,多數都係跑兩三公里就算,最多果次都只係跑五公里;有時攰起上來,跑一公里多d就收工,仲要一副我咁攰都肯跑已經很比面既態度....死未?!

跑步時到底諗乜呢?經村上一提,我先至發現,哇,依個問題原來相當私人,亦都睇怕人人唔同。我自己呢,最多在度糾纏既問題,就係:「跑唔跑多一圈好呢?」

我既身體底子雖然唔算好好,但係多年來都無乜不良嗜好,又儘量早訓,其實要再跑多一圈半圈是可以支持的;但係十次有九次停落來既原因,都唔係體力不足,而係心力不足。多數都係因為果個在心中不停地叫囂既聲音:「放棄啦!放棄啦!」又佔上風,比佢又嬴左........................................



村上話,長跑無勝負之分,亦都唔係同其他人比賽,要嬴阿邊個邊個....信焉?

跑步時,唯一既對手,就係自己。

****

Pain is Inevitable, Suffering is Optional既另一個譯法是「痛是難免的,但可以選擇不以為苦」。即係,身體一面在痛,心中仍然可以保持寧靜平衡,不被外境而牽著鼻子走。

我細個時,當仲有好多好多未來時,係十分大安旨意的。我相信,我依家唔明唔知諗唔通既野,到大個左就自然會通。我中三時,覺得中五做Prefect既師兄們個個都好成熟,但到自己中五時,自己係死靚妹一個,男同學就更加.....Well,咁我又同自己講,我地依班人(不幸地)係晚熟d,到中七時就會大個!.......就係咁,經歷左入大學、畢業出來做野、做左n年野....一眨眼已經到左今天.......S以中女之齡,仍然係一個臭寸無聊又燥底既老少女......咁先至十分遲鈍地驚覺----------原來,食左飯就會成長既,只有身體,心智同身體係分開的!

OK,我都覺得依個係老掉牙既老生常談,駛唔駛好似發現新大陸咁驚訝呀!但係,天,我都係依個禮拜先至靈光一閃,明白:Wrinkle is Inevitable, Maturity is Optional!!!!

Oh....即係話,我如果唔努力培養心智,有朝一日會成為一個巢晒皮但又EQ零蛋既阿嬋的!哇,我光係想像一下依個情景已經十級害怕。亦即係話,好似偽震咁既中年結構性危機,如果唔老實艱苦地由地基開始rework,真正面對自己;光係在表皮上面紓尊降貴,去聚個向全世界證明愛自己多過尊嚴既女人,咁樣,個問題仍然都係:「未解決」...中年危機,只會由於年月增長,變成老年危機.....原來,好多人既中年危機,係靠自己老到唔可以算係中年而「解決」的......

****

同友人食飯席間,另一老少女突然爆出一句:「我鍾意依家既自己多過以前既自己。」

以前我聽到人咁講,一定會覺得係中女死口唔認老,自欺欺人姐.....咳.....不過依家S都係咁既諗法。


細個時,無記有一個好長篇既肥皂劇,叫做「黃金十年」,足足播左成個冬天。當年仲未有咁勁既温室效應,冬天是很凍的。睇完依個肥皂劇之後,我成日會同細佬一齊頂住寒風,出來散下步,傾下計既。

永遠記得,一出門口時,吸入既第一下冷風就會凍到個鼻抽筋,成個鼻頭拉扯掙扎一陣之後先至慢慢酸酸楚楚地鬆開。在咁鬼凍既寒夜又會奇怪地十分寧靜,比人一種酸酸甜甜既感覺,細佬就會問:「唔知我地既黃金十年會係點呢?」

依家,過左十年又十年啦,到底我地過左黃金十年未呢?

以前我一定會覺得,我miss左我既黃金歲月呀,我乜野都無做到!但依家我會諗,係十年定八年都無乜關係,重要既只有今時今刻。



嘿,人生,有趣既地方在於,你永遠估佢唔到!







(其實,開始寫依篇時,只係想寫跑步的,點知寫下寫下就寫成咁....Well,寫完先發覺,村上既書名真係起得唔錯,如果唔係依篇野都唔知起乜野標題好。)


(咁樣寫,真係好開心!)

2009年2月15日 星期日

止 - 觀呼吸

唔好意思我今日趕時間,只係好簡單地講,而且寫得好亂。

「止」同「內觀」都係靜坐既方法。其實,禪修、靜坐又或者瑜珈都好似唔係太好既翻譯,在巴利原文之中,靜坐係Bhavana,意思係對心既培育(mental cultivation),即係,訓練自己既心。而且,佛對點樣培養自己既心有好清晰既教導,一d都唔玄,亦都唔禪。

我地個心呢,其實成日都心亂如麻,所以首先要停止自己既妄念紛飛,修習止(Samatha Bhavana)就係要修練專注力。止有好多好多五花百門既修習方法,而佛推薦適合所有人修習既,就係觀息法(Anapana),觀自己既呼吸。

我之前有寫過人要活在當下,唔知獅子哥哥有冇一邊睇,一邊心中忍唔住媽媽聲:「鬼唔知要活在當下咩?但係點活先得嫁??」

止就係培養活在當下既一個好有用既方法,我地一出世就已經開始呼吸,但係平時我地從來唔會留意佢;當你一開始觀察呼吸,本身就係留心今時今刻既自己....原來,呼吸係有長有短,有輕有重,而且,有好多時候,你只係用其中既一個鼻孔來呼氣同吸氣。當你只留心你既呼吸時,你就已經係活在當下啦!其初你剛開始時,係好難做到既,但係,僈慢總會有一刻你係可以全心觀察呼吸既,依一d少少既活在當下既moment其實好重要,因為佢可以挑選你個心一向既習慣,我地習慣左唔係懷念後悔過去,就係幻想恐懼未來,觀息法可以訓練心安定落來,真正注意當下。

依個觀息法唔同氣功,唔係吐吶訓練,你唔需要控制呼吸,只需要觀察呼吸,當你依個呼吸慢時知道依個呼吸慢,當你依個呼吸快時知道依個呼吸快,心中清楚呼吸係點樣就得啦。佛係教我地要「如實觀之」,所以,我依刻既呼吸係點樣就係點樣,無需追求呼吸要「深長慢」,當你個心靜落來之後,呼吸自然會輕柔。

呼吸仲有一個好特別既地方,就係呼吸係身體唯一一個明意識同潛意識都可以控制既行為。「心理學之父」佛洛依德「發現」左人原來有潛意識,其實,佛陀在二千五百年之前已經發現,佛陀叫潛意識做anusaya。

佛洛依德認為人既明意識只係冰山露出水面既一角,潛意識先至係深藏水底既可怕而且完全不受我地控制既一面,潛意識係毫無理性既野獸,隨時搶咪做出一d我地會一世後悔既野,但係,我地可憐既明意識既了解唔到更加控制唔到潛意識,只係活在潛意既mercy之中....

但係,佛就唔贊成佛洛依德既睇法,佛發現人係有辦法了解自己潛意識既,而且仲可以慢慢訓練潛意識,令我地真係可以做到自己既主人...而第一個切入點就係呼吸。我地既明意識控制唔到心跳、腸、胃、腎、肝、荷爾蒙,但係,我地可以覺察亦都控制到呼吸。當我地由得潛意識控制呼吸,而只係觀察呼吸時,其實亦都間接觀察到自己既潛意識。當我地專注在當下,心全部集中在呼吸時,呼吸會很慢和輕,但心中一有煩惱時,呼吸立時會變得粗重。

透過觀察呼吸,我地可以踏出了解自己潛意識既第一步,亦都係令自己心定下來既第一步。佛教我地修習時需要三個步驟---戒、定、慧;修習觀呼吸,就係修習定(concentration)。

但係只有定都只係可以令心在靜坐時安定,心中既煩惱其實並未根除;佛陀話人之所以有煩惱係因為我地無明...既係話,因為我地無知...咁,我地點樣先至可以唔再無知呢?咁就一定要修智慧,靠既就係Bhavana中內觀(Vippasanna)啦,內觀唔夠時間寫,下次再講。

****

對內觀靜坐有興趣既朋友,可以睇下依個香港內觀靜坐學會。佢地個個月都有舉辦十日內觀課程,時間表在依度

係,要成十日咁多先得。

係,一定要去上堂先至學到一d皮毛。

靜坐係我一生人之中學過最難既一樣野,而且,佢好似游水咁,只睇書係學唔識既,一定要落水自己親自去飲水掙扎先至可能學得識。

試下啦,我剛剛在農曆年去過十日內觀營,返來二個禮拜以來,我變化之快同大真係有時自己都唔相信。而我既變化(再加我七寸不爛之舌),亦都鼓勵左公司既潮童報左佢復活節既課程呀!要知道,我對住同事既時間仲多過朋友屋企人,仲因我係佢地上司既關係,我既劣根性,妹妹首當其衝,睇得最清楚,;我有d乜野變化,佢地亦都係第一個知。

好野來嫁!

不過,當然,又係果句:No Free Lunch,內觀是很難的,要用心努力先至會有成效。


****

(題外話:唉,你睇下佛洛依德佢本人就知佢點解覺得潛意識係洪水猛獸,佛洛依德佢一世都係雪茄chain smoker,最後搞到患口腔癌而死;佛洛依德仲要好怕旅行,可以既話佢係絕對唔會離開自己鄉下去看世界的。佛洛依德根本控制唔到佢自己,佢唔係自己既主人,一個心理學家搞唔惦自己既心理問題...講真,令我真係好懷疑佢既心理學說囉。)



PS,我依家封埋周處做偶像,一定會努力除三害!

PPS,我覺得,「佛教」與其話係佛既宗教,不如話係佛陀既教導好過。佛從來都話佢只係人,唔係神,佢稱自己為老師,教導我們一種快樂和平地生活既方法。

我自稱佛教徒係因為我贊成依一個生活既方法,亦都親自嘗到咁樣生活既好處,所以會繼續奉行佛陀既教導而好好做人。

我覺得咁樣一d都唔迷信囉!

2009年2月13日 星期五

止觀

師兄處見到的,雖然有成八分半鍾咁長,但係,哈哈!唔係講笑,實在好似發生在我身上既事:




靜坐、修習止觀的功效,實在很厲害。


絕對可以令人脫胎換骨!

2009年2月9日 星期一

父子

關於依對感人既父子,揾到多一d資料:

佢地係Team Hoyt

父親65歲,兒子47歳

兒子因為出生時臍帶勒住頸而缺氧,終生癱瘓,講唔到野,行唔到。

兒子八個月時,醫生告訴他們應該放棄佢

但,兩夫婦絶不放棄,而且努力讓兒子像正常人般成長

兒子後來用電腦與人溝通

1977兒子要求跑一個為了因交通意外而癱瘓人士籌款既五英里賽跑,父親一直都未試過長跑....開始他們的長跑之旅

果次佢地跑尾二,但係能夠完成已經好開心!

兒子:「比賽時,佢完全唔覺得自己係傷殘既!」

最先,佢地唔多鍾意公路賽,因為人人都當佢地係怪物

但1981年佢地跑波士頓馬拉松時,人們既態度已經開始改變!

波士頓馬拉松唔係人人都可以參加,你一定要之前在指定時間內完成馬拉松,先至有資格參加 

在參加三項鐵人之前,父親根本唔識得游水.....

在身體殘障既情況下,兒子能夠在1993年,Boston University的特殊教育系畢業

兒子現在任職於Boston University,負責開發一套為癱瘓病人而設計既系統

佢地既最佳時間如下,完全係專業時間:
全馬      2:40:47 (香港記錄 2:34:32)
半馬      1:21:12  (香港記錄 1:06:25)
十公里     35:48  (香港記錄 00:30:21)
十五公里    56:21
三項鐵人    13:43:37
五公里 17:40


我地,不如睇多次個video呀:

2009年2月8日 星期日

十公里

Yo,今年第五次跑十公里!

- 快左5分鍾...雖然呢,都仲未達標,但係依5分鍾真係我博晒命地跑,所以都好開心。

- 瘦左7磅!終於遠離警戒線,體重回覆正常。

- 第一次跑第一場5:15,跟住d Elite跑手食塵....其實,連塵都食唔到。十公里係銅鑼灣跑去太古城,再屈返去跑到維園;我連未跑到三公里,對面線已經有人跑緊回頭!!!佢地好明顯係撒雅人,我明明見到有幾個係金毛既!

*******

我開始跑十公里,係一個中學舊同學B努力遊說兩年既成果,佢自己就跑開馬拉松既,最先佢講十公里女仔都跑到呀,行都得呀咁,我地無人肯信佢。哇,佢個個禮拜都跑山幾個鍾嫁喎,佢既唔難就係我地會跑死啦!不過之後大家計落十公里有兩個鍾頭跑,一小時五公里又真係行路既速度,所以一班人就抱住大不了比人掃上車既決心,柴娃娃開始跑第一次,開始左我既十公里周年跑。

B哥哥呢,係依個世界少有既沈默寡言,兼且永遠諗清楚先至會講既人。當年我中四坐佢隔離,心急既S加上慢工出細貨既B哥哥,經常會發生以下既情況:

S:「B哥哥,你xxxxxxxx呀?」

B:......(諗緊S個問題)................(好認真地諗緊)................................ (努力地諗緊)................ (仲未諗到)....................................................................................(都仲係未出聲)..........

S:.........(等到花兒也謝了)....(開始神遊太空).........(諗到第二個問題)....「B哥哥,咁xxxxxxxx呀?」

B:(終於開金口).....「xxxxx (答緊第一個問題)」

呵!


之後,大家大學畢業一兩年,B哥哥發現患癌。

B哥哥,結果打勝仗!


S在初出社會時,曾經有一段好迷失既時期。

當時S覺得,依個世界只有自己最重要。S當時係百分百自私的,除左自己之外,什麼家人、朋友、舊同學,通通都唔重要!

所以,同學既聚會S無出現,同中學同學都無乜聯絡。直到有一次去中六班主任屋企現時,S先見到B哥哥,果時B哥哥已經開始康復,但係S都仲未知發生也事,仲要好thick地問B哥哥點解佢條頸變得咁粗.....

在B哥哥努力抗癌時,S完全唔理唔知......

S忍唔住同自己講:「原來,我差D無左個同學。」


之後一年B哥哥生日時,一班舊同學同佢去南丫島食海鮮。在回程時,S坐在船頭,吹住涼爽既海風,忽然明白,年年都可以同朋友慶祝生日都唔係必然嫁!


B哥哥讀書時已經打波游水好Sporty,在抗癌勝利後,佢就更加注重運動,差唔多香港所有全馬半馬十五公里都會參加。

依個世界係無Free Lunch既,自己既健康自己負責。

可以年年都去跑,證明我身體都還好,第時老左,未慢慢行囉!



其實,年年都去跑,係一件好幸福的事。

2009年2月5日 星期四

銀戒指

從前,有個富翁,在佢過身之後,佢兩個仔就決定要分家啦。

兩兄弟好小心地將財產平分好晒之後,佢地在富豪睡房既暗格之中發現一個設計精巧既小夾萬。佢地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揾左十個鎖匙匠先至開到個夾萬,發現入裏有兩隻介指。

一隻既鑲左鴿蛋仲大粒鑽石既白金戒指,另一隻係平平無奇既銀戒指。

阿哥就貪心起啦,同細佬講:「依隻鑽戒咁矜貴,一定係家傳之寶;我係長子,應該我攞。」

細佬都無爭辯,就攞左銀戒指同其他財產,自己生活。


之後,阿哥就一直都唔開心。佢春天時花粉症,夏天時討厭下雨,秋天時見到落葉飄零就會感懷身世,冬天時因為日照時間太短而憂鬱....

阿哥終日借酒消愁愁更愁,食遍Antabuse, Buspar, Celexa, Dexendrine....總之天底下A-Z既藥樣樣食齊,但係都係幫唔到佢。


至於細佬呢,就「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天天都是好時節。

原來細佬攞到銀戒指之後反覆思量,覺得老爸無理由將一隻普通既銀戒指咁珍而重之地收藏,所以不停硏究隻戒指....

終於比佢發現左銀戒指上面刻左一行好細既字:




This too will Change!

2009年2月4日 星期三

心靈環保

台灣的聖嚴法師昨日圓寂。

其實,法師從小已經身體唔好;依幾年,法師多次出入醫院,亦都有通告他們佢有腎病。

醫生本來係要法師換腎來保命既,但係法師慈悲,覺得自己年紀大,唔想佔用一個腎,所以拒絕換腎。

大家都心知肚明好快就係離別的一天,但係,到真係發生時,仍然好激動難過。



我第一次去既七日禪修營,就係去法鼓山。當時法鼓山仲未起好,只係住在臨時療屋。地方好細,好熱,唔夠沖涼房同toilet,成日都要等好耐...因為第一次,我一世人都未試過打坐咁耐,亦都從來未試過七日都無講一句野。

雖然環境貧乏,但係,我從來都未試過咁充實同寧靜。「出册」之後係約左丁丁過去台北玩兩日先至返香港,丁丁一見到我就講:「哇,你塊面乾淨到發光呀!」


因為法鼓山,我開始行千里之行既第一步;因為法鼓山,我年年點都會抽時間起碼去一次禪七;因為法鼓山,我受足五戒...對法鼓山,對法師,我充滿感恩。



法師教我地活在世俗既人,在紛擾忙亂既世界中,要小心守護自己既心靈。所以法師提倡心靈環保,教大家要從心靈的淨化做起,用慈悲心對待眾生,用智慧心處理事情。保護自己的心,不受困擾及污染。

對於法師既感恩,我地最好既報答方法,就係跟隨法師既教導,保持赤子之心,做一個正直、善良既人,佛法唔係攞來讀書做學問玩辯論既,法師係要我們在每一日既生活中,分分秒秒實踐佛陀既教化。 我地實踐戒定慧,就係對於法師既最大尊敬同回報。


當年在禪修營,晚課之中有以下一段;第一次讀到時既震撼同感動仍然難以忘懷:

是日已過,命亦隨減
如少水魚,斯有何樂
當勤精進,如救頭燃
但念無常,慎勿放逸!


共勉。

2009年2月3日 星期二

立春

食午飯時,公司既八婆仔潮童話:「聽日係立春呀!」

咁呢,中國人既新一年,其實唔係年初一,而係立春。

潮童話,相士講,立春果日如果精精神神,企企理理,咁今年成年呢,就健康又開心嫁啦。

所以,大家都今晚早d訓,聽日早d起身啦。



S依家好期待,聽日全公司女仔都化行妝返工既樣.....

2009年2月2日 星期一

馬拉松

有一天,兒子問爸爸:「爸爸你和我ㄧ起去跑馬拉松,好嗎?」爸爸說好。於是他們一起跑了第一次馬拉松。

第二次,兒子又問爸爸:「爸爸你和我ㄧ起去跑馬拉松,好嗎?」爸爸又說好。

有一天,兒子問爸爸:「爸爸和我ㄧ起去參加鐵人競賽,好嗎?」鐵人競賽是最困難的比賽,必須游泳四公里、腳踏車180公里、跑步42公里。

爸爸說好,我們去參加。

這故事看起來很簡單,請觀賞以下影片,你將會了解愛的偉大!

2009年1月20日 星期二

新春愉快

祝各位 :

平安健康

和喜吉祥

2009年1月19日 星期一

無常2

(係,我未講完,而且要趁過年前講埋佢。)

人生補時睇左未呢?

真係好睇嫁!

比你在死亡之前,無端端比你多幾個鍾頭會做乜?

幾年前,世界四大Audit Frim (Big 4)之一,KPMG既CEO Eugene O'Kelly在事業如日放中時,發現自己有腦瘤,只剩返三個月命。

作為一個超級數佬既CEO,佢第一件事係........改寫自己既Mission Statement....

仲要,決定寫一本書......

唉。

唔係好好地攬實老婆同女女,佢選擇同d人生關係圏中最最外圍既人道別先。既係,佢係首先揾d同事、Business Partner、客戶、同埋自從大學畢業之後都無聯絡過既room mate..........



好dry。



結果,佢唔夠時間同自己有如心肝寶貝既唯一親生女兒告別。

佢雖然有錢包晒機同個女去布拉格去一次靈性藝術之旅,但係,排到佢女兒既時候,佢身體已經好差,唔能夠旅行。佢亦唔知道點樣同一個只有十三歲既女兒講解死亡,點樣同佢道別。


依個係乜野決策失誤呢?

未就係排錯Priority,本末倒置囉!



而Eugene全本書都在度強調既Perfect Moment就更加令人揪心。

Eugene係在度壓縮人生,想在最後三個月之中,要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既Perfect Moment。

條數點計?平日可能我地活一整年甚至好多年,前至有幾個鍾既Perfect Moment,但係Eugene努力地要在三個月之中,在與唔同既人話別時,活出無數咁多既perfect Moment,所以,就算佢只活三個月,但係都勝於其他人活好多年.......

依個,唉,就係到最後一刻時都放唔開囉。



反而,Eugene講佢接受治療時既過程,雖然唔係乜野「Perfect Moment」,但係比到佢另一層既體驗。

機只有一部,個個病人都要等,而且,個個都有錢,個個都願意比多多錢來換時間。


但係,人生唔係比你任揀既,依個世界亦都無義務要討你歡心。

大自然自有其法則,有生就自然有死。就好似花會開就會謝,太陽都會老,地球有朝一日會比老死既太陽吞食,連我地身處既宇宙,都好有可能會有塌縮既一天。

依d野,唔係話你唔喜歡就唔會發生,更加唔會因為你將個頭塞入去沙地入面,唔唔睇唔聽唔諗就會消失........要真正面對現實,先係最困難的。

在等部機既時候,Eugene發現,有人孤身一人,有人害怕,有人忿怒;而當部機又再次壞左既時候,全部人都一齊嘆氣失望.......

原來,有時候,我地唯一可以做既就係等待。



本來,Eugene在公司甚至整個政商界都舉足輕重,佢有如大海中既舵手,幾萬人跟佢揾食,佢一個決定一個策略,就決定好多人既幸福.........不過,Eugene病左,辭左工,KPMG運作如常。

當Eugene走左之後,係佢一生至愛既太太,幫佢完成本書。




Oh,仲有,Eugene亦都無時間同佢太太正式好好地道別。

無常

(依篇十分唔老黎,唔鍾意年尾流流睇埋d大吉利是既野勿看。)



滑完雪一返到office,收到消息,我地英國既Sales Manager星期五心臟病發過身。


我依個人,反應係有d慢,收到壞消息時,第一時間例牌係無感覺,要過一陣先至開始理解發生左乜野事。要坐低一陣,先至開始打冷陣。

佢先至四十幾歲...今個月頭佢先至寫email同我講Happy New Year, looking forward to work with you!...佢次次來香港都話想去西貢食海鮮,但係次次都搞搞下無去...佢上次返去英國前,我又同佢講下次我一定帶佢去食海鮮........

無下次lu。

=======

今次滑雪,我在應該跌既時候唔跌,唔應該跌既時候跌。

比d鬼咁狼死但係技術勁差玩snowboard既板仔揩到我都唔肯跌,但係返上實地行返酒店果下,就因為著住skiing boot而一下子跣到直。

跌倒果一刻,又係腦中一片空白,只知道自己坐左落地,跟住兩個手肘都hum落地,痛....跟住先至識驚,好在身體自動保護,跌倒時手肘先落地,如果唔係,就係後腦落地!

Well,我d Friend呢,竟然唔係立時扶起我,而係問:「你駛唔駛休息一下先!」

你睇!依d就係「朋友」啦。

佢地係見我躂得咁應,嚇親。

依條路係返酒既必經之路,無得唔行,但係我點都要換左鞋先至敢行囉。

雪嘛,還是會滑的,天曉得我仲有幾多時間,又有乜野事發生在我身上,點驚得咁多?

所謂既高危低危真係只係一個機會率而已,六合彩咁難中未一樣有人中!

以前聽過有個笑話,阿甲話,佢阿爸、阿爺、太爺、太太爺、太太太爺、太太太太爺....都係死在床上,所以阿甲唔敢訓在床.....

嘿,阿甲既袓先都幾好彩,個個都可以在床上同自己講拜拜,其實嘛,Life is uncertain,Death is certain,死亡可以發生在anytime, anywhere......


========

之前我聽一位六十幾歲既父親講,佢個仔次次出遠門前,佢都會攬佢,佢話:「梗係要攬啦,點知仲有冇得攬嫁!」

係喎,講得有道理,所以依排我每次出門前,都會去攬下阿媽,同埋呢,總要make sure我出門前最後講既一句說話係一句好既說話。

人生無常嘛。

又,如果我下下都記得人生無常,記得每一句說話都可能係我同其他人既最後一句說話,每一個email都可能係最後一個email...

咁....我諗我個人會好脾四一百倍。

2009年1月11日 星期日

Ajahn Brahm

我好鬼鍾意佢既Ajahn Brahm,佢個名其實係泰文來。有一次有人問佢個名點串,佢話:

我叫Brahm:
B - for Buddhism
R - for Roman Catholic
A - for Anglican
H - for Hindu
M - for Muslim

你真係無辦法唔鍾意Ajahn Brahm。

=========

Ajahn Brahm同其他法師都會落去學校,介紹佛教同佛法。有一次在街度有一班女學生同Ajahm Brahm打招呼。

Ajahn Brahm真係受寵若驚啦,問班女同學:「嘩,我不過來過你地學校一次,乜你地仲記得我既?」

女同學答:「梗係啦,我地點可能唔記得一個叫做BRA既和尚呀!」

2009年1月10日 星期六

Google..... Earth

係咪所有男人都鍾意Google Earth嫁呢?

我當年第一次見Google Earth係在個供應商度。果日已經舟車勞動,加上開會睇廠成日,累得賊死,只想快快去食飯,然後就返酒店訓啦!

但係,一直見供應商果兩個人在間房入面,神色凝重咁一直望住部電腦,而且不停指指點點個mon。心諗,一定係d好重要既野!都係唔好阻佢地。

但係佢地一直指左大半個鍾都未完,我就餓到打鼓...嗯,都係入去睇吓乜事。

結果,佢地睇緊Google Earth,電車甲正在揾緊佢鄉下比電車乙睇....................


==========

我英國來既大老細「阿爺」本來已經熄左notebook諗住走,等我又可以關門收工。但係同我講多兩句,講到位置問題,就立時打開個電腦袋裏面再攞出notebook,再上網,一定要上Google Earth來show比我睇。

跟住又順手show埋佢間大屋比我睇啦當然。




比老外寸我佢個toilet仲大過我成間屋我都慣左,但係大爺間屋真係大得緊要,佔左成個舊鎮差唔多一半!有齊網球場游泳池唔在講,佢仲有一片小森林,有好多樹,所以成日有松鼠、鹿、甚至狐狸走入佢花園。佢仲有個温室,種滿各式蔬菜,又有個小果園,有士多啤梨、Raspberry、黑嘉倫子同梨!聽到我流晒口水。

不過呢,佢話今年d松鼠偷食晒d士多啤梨,搞到佢無得食,佢好嬲喎。哈哈,乜個劇情咁似Peter Rabbit既?

不過佢最驚人既係,咁大地方,佢無揾人來清潔喎,就係佢老婆一個人做齊清潔煮飯園丁同農夫!佢老婆係香港人來喎!只係抺地都半條人命啦,真係佩服佩服。

不過諗諗下又明點解老板娘要自己一腳踼來照顧間大屋,佢在香港做慣野,一下子去到英國工又無得返,人都唔多個,做下家務同園丁都幾好。老板娘不嬲鍾意種野,依家有咁大塊田任佢玩,一定好開心!

=====

阿爺其實來香港都不過係巡視下業務,好鬼得閒,所以成日都會揾我傾計。佢實在係好博學,上至天文地理,下至歷史時事,樣樣都答到嗲,所以同佢傾計都幾好玩。咁,佢食鹽多過我食米嘛,又周遊列國,仲要好hill地講,佢第一次來香港時,我都仲未出世!佢又講流利法文,同埋跟佢老婆學少少廣東話,不過,佢老婆淨係教佢衰野,佢成日自稱「鬼佬」,又學齊「鬼婆」、「鬼妹」、「鬼仔」同「黑鬼」。

不過,我當然永遠都可以大到阿爺。比如我教佢寫「男」字,講佢知,男呢,就係「田」字加個「力」,即係男人本份就係要耕田做下苦力,依家無田耕就應該爭住來做粗重野!作為一個舊式英國紳士,佢---完。全。同。意。

佢呢,講起歐洲人,就個個都唔鍾意。我問佢,吓,乜你地英國人好似無乜人鍾意嫁呢?佢話,係嫁,佢地同個個歐洲國家都打過仗,同法國依個世仇打左廿幾次仗,德國兩三次,其他西班牙、葡萄牙,為左爭地盤唔知打左幾多次。仲有,佢最唔老黎既美國就打左一次。

嘿,咁就真係比晒位我潤佢,立時同佢講,係囉,果次英國衰左在Boston Tea Party嘛!

阿爺就即刻兜返,話果次其實係英國對法國。果時英國在海上打到法國一卜一look,法國為左損耗英國實力,就幫美國人獨立囉。但係打完依場仗之後,法國都搞到一窮二白,成為法國大革命既催化劑.......wow....歷史故仔真係好聽過小說!

阿爺又講佢地成個皇室都係來自德國,啊!唔怪之英女皇既所謂Queen English咁鬼難聽啦,明明鬼咁重口音,係都要話係標準英語發音喎。英國最搞笑係,仲試過有個皇帝(唔記左皇帝個名)係唔識講英文既!!!哈哈,英國皇帝只識講德文......

係囉,歐洲人種實在太似啦,以前歐洲d皇室仲要成日玩和親,d公主成日嫁去隔離國家,根本就係血統大兜亂...做乜鬼仲要分咁多國家,你唔妥我唔妥你呢?

有冇得,一個地球,只有一種地球人呢?

 

2009年1月7日 星期三

INTIFADA


張翠容在佢個Blog度,有好簡明地講返以巴千年既仇怨,有興趣了解多d既可以去睇睇。

而在近代之中,其中最令人震撼難忘,亦都前無古人既一段抗爭,就係發生在加沙同約旦河西岸巴勒斯坦人既貧民窟起義---INTIFADA

INTIFADA發生在1987-1993年,相信大家都有d印象,當時一d既新聞畫面:手無寸鐵既巴勒斯坦平民甚至小童向以軍掟石,以軍就真槍實彈開火還擊...

1987年,阿拉法突領導既巴勒斯坦解放陣線被趕離加沙,流亡突尼斯,而當時阿拉伯兄弟國又轉移視線,主要關注兩伊戰爭;以色列佔領左加沙同約旦河西岸,生活在以軍鐵腕下既巴勒斯坦貧民,無錢無政府無軍隊...十足孤兒仔。

巴勒斯坦人貧苦無依又極度忿怒,終於在1987年12月6日,因為一件交通意外,觸發巴勒斯坦人起義,長久壓抑既怒火一爆發,立時就在加沙同約旦河西岸既各大水小難民營爆發,成為長達六年既人民起義,稱為INTIFADA,又稱「石頭戰爭」。

INTIFADA係阿拉伯文,解做起義革命。

巴勒斯坦貧無立錐之地,乾脆拿出家中既菜刀斧頭,甚至乾脆在地上拾起石頭,掟向以色列軍隊,佢地衫都唔多件,更加唔駛諗有d乜野保護衣物,最多包左阿拉法特都會載住既黑白格仔頭巾,就咁就衝出去掟石。

以色列軍人個個荷槍實彈全副武裝,有齊盾牌頭盔飛機大炮坦克車,但係,佢地對掟石既巴勒斯坦人絶不手軟,一掟親佢,就一定會開熗,就算明明見到果個不過係一個細路仔,都照殺。但係巴基斯坦人已經氣瘋了,一個個前仆後繼,以血肉之軀同石頭,反抗以色列。

講真,上面貼既果張相,令我諗起六四時既王維林。


正式既統計係,有159名十六歲以下既小童因為掟石而被以軍射殺,數以萬計既巴勒斯坦人死傷。

太多太多既照片同影像,比世人見到小童同青年向以軍掟石之後,中槍倒在血泊之中。以色列同美國再有三寸不爛之舌,點都無得講佢地係「自衛」啦掛!

一個人民自發既Intifada抵抗運動,巴勒斯坦以血肉之軀成功喚醒全球各地既人民,到處都有人發起反戰示威,甚至擺買以色列貨。在強大既國際壓力之下,促使美國同以色列承認巴解陣線,開始談判。因為佢地,咁多年以來,第一次確立有朝一日依個世界有可能出現「巴勒斯坦國」。




之後既故事,唉,真係天意弄人,依個運動,正式叫做First Intifada。有得第一次,既係有第二次...

在First Intifada之後,以色列既温和派拉賓上台,主張用土地換和平,同意巴人自治,最終立國。拉賓同阿拉法特仲因為肯和解,在九四年一齊攞諾貝爾和平奬!

但係,拉賓在九五年被激進猶太人組織刺殺身亡;本來既和平希望又再一次幻滅。鷹派既內塔尼亞胡在九六年上台,以巴關係再次緊張,至於Second Intifada,又係另一個故事....



依個故事到底幾時先至可以寫到以巴終於和平共存,在依塊雙方宗教都認為係神聖既土地安居樂業呢?

2009年1月3日 星期六

戰無義戰

以色列打加沙,已經足足打左一個禮拜,連普天同慶、新年伊始既一月一日,都照樣血洗加沙。

我呢,朝朝都希望睇新聞時會報導停火,但到今日,以色列仍然瘋狂轟炸。

在武器強弱懸殊之下,以色列連婦孺醫院都唔放過,正如多次親身在巴勒斯坦采訪的記者張翠容所講,以色列咁既屠殺行為,係未行緊「國家恐怖主義」

最令人痛心疾首,係今次以色列既大規模殺戮,唔係因為什麼「自衛」或者報復哈馬斯,其實,只係因為以色列女外長列夫尼和國防部長巴拉克,為左今年來緊既大選鋪路。講來講去,列夫尼要做以色列總理!!!就係咁簡單,列夫尼依家瘋狂殺戮巴勒斯坦人,就係為左要籌集政治籌碼...

因為一己私利而殺人放火,政治之黑暗骯髒,今次都真係又一次證明,戰無義戰。

張翠容在香港土生土長,但係長期親身入戰場採訪,之前甚至採訪過阿拉法特。對於巴勒斯坦人的苦況有親身體驗,而對整個戰爭既成因都有好深入而獨到既觀察。張翠容既報導同評論,唔係一般其他報紙電視果d翻譯一下美聯社新聞既質素可比。我今日仲見到新聞在度沾沾自喜地報導,巴勒斯坦果d射程只有五十公里既火箭係中國製造....唔係d咁既野都要玩「大國掘起」嘛???

相比之下,張翠容既Blog真係好值得睇。

我同大家一樣,自有記憶以來,以色列同巴勒斯坦就一直打仗、停火、又打仗,試過有好多好多次和平路線圖,結果都係又打起上來收場。我地在香港做唔到乜野,但,起碼可以花一點時間,去了解到底依個猶如被咀咒之地,到底發生左乜野事。

2009年1月2日 星期五

春田花花士多啤梨

原來依家係士多啤梨當做既時候,好紅好甜,仲有d好鬼大粒既。

最好一摘左就既刻在田度食,好味!



我手震影唔到添,原來士多啤梨d花係白色既...仲有其他花花:








咁有爛無好爛既"IQ"題:
Q:綠豆雪條行行下街比人爆樽,咁佢會點呢?
(爆樽會點呢?估吓啦!)
(一頭血喎.........)
A:變成紅豆雪條。
======================
比題淺d既你啦:
Q:中國四大名著,邊本最好睇?

(四大名著係邊幾個先?)
(唔係粥粉麵飯丫!)
(既係紅樓,三國,西遊同埋水滸)
(唔係三國呀,電車!!!)
A:水滸...有成一百零八條好「看」咁多。
=========
無聊時段完畢。

2009年1月1日 星期四

2009

新一年係咪可以許願嫁?

咁我可唔可以好似環球小姐、世界小姐、香港小姐、亞洲小姐同華裔小姐....一樣:



世界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