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15日 星期日

桑蘭

昨日去紅館睇左國家隊既體操表演,嘩!真係超高水準演出,令人嘆為觀止。

其中最緊張剌激既,一定係跳馬。到現場睇先知道原來跳馬係需要咁長既助跑,助跑區差唔多成個紅館場咁長,都係到最尾段先有跳板同鞍馬。睇住運動員在助跑區中越跑越快,然後清脆地一踏跳板,在空中翻騰,然後俐落地落地,一切都只發生在電光火石之中,係動感、力量同技巧既表現。

我又再次覺得跳馬真係一個好剌但又極危險既運動,又不禁再想起桑蘭

桑蘭本來係一個前程錦繡既跳馬運動員,但係在九八年美國友好運動會練習時因為一次失手,桑蘭頭部著地,頸椎神經嚴重受傷,胸部以下失去知覺,終生下半身癱瘓。

當年桑蘭只有十七歲。

一個未成年既女孩子由事業高峰墮下,前一秒仲係一個可以做出近乎超人動作既運動員,一心為奧運金牌既夢想而奮鬥;下一刻就因為自己既失誤,醒來時已經動彈不得,終生需要坐在輪椅上。

唔知道在午夜夢迴時,桑蘭腦海中會唔會不繼重複當時自己由助跑到落地既每一個動作,會唔會悔恨自己既錯失,又會唔會夢想自己有一天可以再次在空中飛行呢?

但係桑蘭表現出超卓既樂觀同勇氣,佢無自怨自艾,亦無指天罵地鬧個天點解對佢咁唔公平。佢選擇接受現實,面對自己傷殘,努力活下去。

桑蘭勇敢面對痛苦既手術同復康過程,適應坐在輪椅既生活,佢更加考上北京大學新聞系,一面讀書,一面做主播、訪問、奧運特約記者等工作。今年桑蘭剛畢業,正式全面投入工作,佢既自信積極,真係令佢閃閃發亮。

睇桑蘭既Blog,記錄下佢既喜怒衰樂同不平,中間一直流露出一股堅強柔韌既氣質,一個真正既強者,該當如此。

人身難得,健康既身體更加難得,我地依d比桑蘭幸福得多既人,又何苦傷春悲秋?我地又點解唔珍惜生命,好好地活下去,好好地體悟人生?

12 則留言:

on dog 提到...

又一"正"能量既模範表現, 多謝推介!

ak 提到...

Samsara姐姐,

正所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中國既體操運動員所經歷既訓練過程,係簡直去到左一個即近「變態」的地步,就只係為左騰空之間,電光火石的半秒...

能力是否達標,是強者的一個條件,但更加重要的,是強者的心理質素,是否可以做到愈挫愈強...

野蠻郡主 提到...

贊同,好多時別人表面的風光,其實是人家係背後付出好多少為人知的努力,所以不是單單羨慕別人…自己也要努力(這是我從昨天開始每天提醒自己的)

惡女 提到...

「我地依d比桑蘭幸福得多既人,又何苦傷春悲秋?我地又點解唔珍惜生命,好好地活下去,好好地體悟人生?」

桑蘭,我見過;斌仔,我也見過

記得當年南亞大海嘯發生時,有女明星看到災區的新聞片段,決定以後不可以再揮霍,生活要簡樸;然而幾年過去,我一點都看不出她如何儉樸。

女明星當年的想法,我猜,不少人也有過,我不冷血,但別人的生命畢竟不屬於我,這種儉樸,不能拯救世界,只能減輕眾人心裡的罪疚感。

在別人苦難中生出的知福,也許源於對萬物無常的恐懼。

誠如七十所引,亦舒所說,「眾人的關愛之於個人的磨難如水過鴨背」,每個人的痛苦都那麼獨特實在,誰又能如此瀟洒超脫呢?

別人可以扶一把,正面思想可以扶一把,但真正治癒痛苦的,唯有時間。

xiao zhu 提到...

惡女說的是現實,當現實展現著殘酷的一面,再多的正能量也可能起不了很大的(即時)作用。但同時,雖然經驗告訴我們,時間才是關鍵,無論如何,都關鍵不過自己如何出力,和出多少力。

seikomatic 提到...

Sam 師妹,

Sawlee,唔想知,唔想睇,從桑蘭到鳳凰女....

Gideon 提到...

(感動中)

斌仔本書我都好想睇。我好想理解佢地既生存動力响邊度黎。但係冇辦法,一讀落去,就發覺唔係我杯茶,知道我好大機會都唔會讀得完。呢類不幸好似離我太遠,感受唔倒,唉。(我知,我出街會睇車架喇)

Samsara 提到...

On Dog哥哥:係呀,桑蘭真係超勁正能量。

AK哥哥:唔知係咪因為自細刻苦耐勞,運動員既心理質素、面對壓力既能力真係高幾班。

郡主妹妹:真係識諗呀,真係各有前因莫羡人。

惡女妹妹:桑蘭一d都唔可憐,對佢,我只有敬佩。我覺得桑蘭既勇氣同堅強係我地應該學習既地方。

我好唔鍾意成日都有一d餓到一排骨既難民相片,我地假設不幸既人都只係訓在度等死等人來救;但係事實真係咁咩?

小豬妹妹:我諗明白自己既問題無乜了係一個好重要既領會。

大師:鳳凰女發生乜事?

Gideon:斌仔本書太沈重,無睇。反而睇左本The Diving-bell & The Butterfly,作者係一個法國Elle主編,佢中風救返後,只有一個眼皮可以動,本書好動人。

在最惡劣既情況下,人都可以活得充實有有意義。

seikomatic 提到...

鳳凰之女魂斷英倫..

惡女 提到...

Samsara,你唔好誤會呀,我唔係唔認同你呀不過係,我成日唔明點解呢個世界會有苦難囉,係呀桑蘭係好正面,但佢始終係無咗對腳(咁有啲人又會話唔好睇失去咗啲乜,要睇自己仲有啲乜諸如此類,我覺得好癈囉),斌仔呢,我好怕見到佢,佢真係求死心切,鐵鎚,你唔睇佢本書啱o架喇,好灰呀,意志力弱啲都唔得。至於,The Diving-bell & The Butterfly係好睇。

Samsara 提到...

大師:啊,你講緊若英,佢真係好可惜呀。

惡女妹妹:無問題喎,大家攞出來傾吓。

>>點解呢個世界會有苦難囉。

可能等我地學到野,變得更好,更少attachment掛。

都會過去既,放心。

lampard 提到...

happ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