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5日 星期日

故事一則:

在好耐好耐之前,人類無任何家畜可以幫助務農,要用自己既muscel power在好天曬落雨淋既情況之下耕田。

土地公公見到人類咁辛苦,於是走去揾牛神,請佢下凡幫助人類。牛神本着慈悲之心,都好想幫人;但係又擔心,說:

「人類好忘恩負義嫁喎,我下凡之後佢地會唔會好好地對我嫁?」

土地公公就拍心口保證,話:

「放人啦,我以我爺爺之名發誓,人一定會當你係上賓招待;如果唔係,就罰我一世做無殼蝸牛,永遠無瓦遮頭!」

得到土地公公既保險,牛神就下凡鞠躬盡緒地幫人類耕田;而人類又點對待牛?Well,結果咪從此以後土地公公都無瓦遮頭囉。


古時西方人以打獵為生,所以狗係佢地最好既朋友,一直對佢地如珠如寶,聴到有人吃狗肉都會噁心嘔吐打冷震。

咁中國人以務農為生,牛應該係我地最好既朋友,點解我地又吃肥牛呢?媽媽話佢細個在鄉下時,係無人吃牛既,有次一隻牛年老多病要安樂死,阿婆就喱在屋企屋企抱住媽媽同阿姨係度喊。

反正依家又無新鮮牛,英國又爆發口啼疫,仲有揮之不去既瘋牛症...不如吃少d牛啦。唔食牛,皮膚都好d,暗瘡都少d,人都靚d呀!

6 則留言:

Yun 提到...

Samsara姐姐丫﹐死喇﹐我好中意食牛丫。好好味呀。

又呢﹐咁狗同牛唔同囉。

鄉下D人都唔會隨便殺牛既﹐真係等到佢老到死。不過﹐鄉下D人都冇乜野食喎﹐所以都唔怪得佢地既如果要食既話。

seikomatic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on dog 提到...

冇話冇得食牛就唔得既....

小9都好鍾意食扒...

至於人...係咁架敕!

數怪 提到...

講起鄉下人與牛,我就諗起呢一段:

戚長發歎了口气,說道:“我們師兄弟三人之中,二師哥武功最強,若說他練成了‘連城劍法’,我倒還有三分相信。你師父嘛,嘿嘿,我不信,我不信!”
  他左手抓住酒壺,滿滿倒了一碗酒,右手拿著酒碗,卻不便喝,忽然大聲道:“好!下月十六,我准到荊州,給你師父拜壽,倒要瞧瞧他的‘連城劍法’是怎么練成的。”
  他將酒碗重重在桌上一頓,又是半碗酒潑了出來,濺得桌上、衣襟上都是酒水。
  “爹爹,你把大黃拿去賣了,來年咱們耕田怎么算啊?”
  “來年到來年再說,哪管得這許多?”
  “爹爹,咱們在這儿不是好好的么?到荊州去干什么?什么万師伯做生日,賣了大黃做盤纏,我說犯不著。”
  “爹爹答應了卜垣的,一定得去。大丈夫一言既出,怎能反悔?帶了你和阿云到大地方見見世面,別一輩子做鄉下人。”
  “做鄉下人有什么不好?我不要見什么世面。大黃是我從小養大的。我帶著它去吃草,帶著它回家。爹爹,你瞧瞧大黃在流眼淚,它不肯去。”
  “傻姑娘!牛是畜生,知道什么?快放開手。”
  “我不放手。人家買了大黃去,要宰來吃了,我不舍得。”
  “不會宰的,人家買了去耕田。”
  “昨天王屠戶來跟你說什么?一定是買大黃去殺了。你騙我,你騙我。你瞧,大黃在流眼淚。大黃,大黃,我不放你去。云哥,云哥!快來,爹爹要賣了大黃……”
  “阿芳!爹爹也舍不得大黃。可是咱們空手上人家去拜壽,那成么?咱們三個滿身破破爛爛的,總得縫三套新衣,免得讓人看輕了。”
  “万師伯不是送了你新衣新帽么?穿起來挺神气的。”
  “唉,天气這么熱,老羊皮袍子怎么背得上身?再說,你師伯夸口說練成了‘連城劍法’,我就是不信,非得親眼去瞧瞧不可。乖孩子,放開了手。”
  “大黃,人家要宰你,你就用角撞他,自己逃回來,不!人家會追來的,你逃得遠遠的,逃到山里……”
  半個月后,戚長發帶同徒儿狄云、女儿戚芳,來到了荊州。三人都穿了新衣,初來大城,土頭土腦,都有點儿心虛膽怯,手足無措。打听“五云手”万震山的住處。途人說道:“万老英雄的家還用問?那邊最大的屋子便是了。”

Samsara 提到...

小雲:我以前都好鍾意食牛嫁,不過如果戒食既原因(對我)夠好,話戒就戒。鄉下人係真係要吃樹皮先會食牛囉我諗。

Delete左留言果位:哈哈,你做乜咁好笑既?

On Dog哥哥:係啦,我真係覺得人係幾無得救,依個世界都無幾日係無打仗既。

數怪哥哥:連城訣係我唯一一本睇唔曬既金庸,我睇到又酷刑穿琵琶骨,丁典又話如果凌霜華講一句,就根本唔駛毒打佢都會交出連城訣,覺得佢真係好黐線。

你知唔佑究竟邊度係琵琶骨?

數怪 提到...

琵琶骨=肩胛骨

http://www.tpech.gov.tw/Article.aspx?ArtSerial=6650&ChaId=C123&HospitalNo=I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