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8日 星期三

生死

馬先生既離世,難道就可以抺殺佢之前既言論嗎?人人都會死既,如果咁易一筆勾消,豈不無人需要為自己既言行負責???

人貴頂天立地,保持脊樑挺直。人生於世只係過客,但係在生活依本書上自己到底寫下d乜野,全睇你自己。

馬生當日既言行,歷史自會記錄。

今日八月八日,離北京辦奧運剛好一周年,在歌舞昇平背後,人民不會忘記。

17 則留言:

seikomatic 提到...

一個對自已相信既深信不疑,仲希望大家認同相信。

政治同宗教都好類似。

希望佢唔系屈屈而終啦。

tungpo 提到...

每一代有每一代的歷史,同一件事,不同時代的人可有不同演繹。

ak 提到...

事件實在論...發生左既事件,可以有不同既詮譯,但係事件既本質不會因為不同既詮譯同演譯而有變化...

歷史,係一個發現真相既過程...其中或有不同既角度去觀察事件,結合不同的角度,組合成一個整全的歷史觀,貼近於真相,方為一個治史者應有既態度...

如果刻意拋出一個與事件真相明顯不符的觀點,無論係咩意圖都好,咁都會影響大眾對真相既判斷,甚至最終「謊言百遍成真理」,係整體人類發展既進步路途之上,依一種咁既觀點,無助於我們去掌握真相,甚至做成倒退...依種咁既行為,係應該受到抨擊...

大丈夫立身處世,頭頂天,腳立地...人死留名,豹死留皮...人,需要為自己既言行負責...無論生前,身後...

望門投止思張檢,
忍死須臾待杜根;
我自橫刀向天嘯,
去留肝膽兩崑崙。

on dog 提到...

AK兄: 嘩! 投身清末反清廷腐敗王朝運動的「戊戌六君子」之一的譚嗣同,在其臨刑時曾題的詩...

小9又黎:

銜石成痴絕,滄波萬里愁;孤飛終不倦,羞逐海鷗浮。
姹紫嫣紅色,從知渲染難;他時好花發,認取血痕斑。
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
留得心魂在,殘軀付劫灰;青磷光不滅,夜夜照燕台。

tungpo 提到...

事實﹝而非真相﹞當然不會因不同演繹而改變。但對一件事實的解讀,不同年代的人就可以不同啦。你我經歷六四,對事件有主觀體驗,形成了我們相信的真相,於一些言論自難接受。

然而,在後世甚至許多世後,沒有了親身的經歷體會,對事情的看法或有不同。這些是歷史家不能控制,也不應控制。

另,在多元社會,任何歷史觀都是一家之言,亦只是一家之言。歷史家可以說出自己認為的真相,但信與不信,則是一般人自行判斷了。

Forever 提到...

嘩, 個個都係文化人, 出口成章..恐怖

惡女 提到...

抱!

Samsara 提到...

在一個人剛過身時寫佢生前行為不是之處,絶對政治不正確,但係面對大是大非既問題上,不應被經濟既繁榮而模糊化、灰色化、理論化。

依個世界邊有咁多灰色?用自己如璜之舌扭曲事實,如此行為十分可恥。依一篇係睇左惡女的文章有感而發,我要寫在自己既blog度係為左問責。

而另一感觸係,如果我地真係真係一直都記得自己既生命係有限既,自己有朝一日係會死既,咁,我地係咪就會對功名利祿少d執著?更加隨心中良知呼喚而行?

人生在世不過數十寒暑,保持到自己既人格,可以做到問心無愧才是正道,特此自勉。


又,依排忙到luck look,休blog兩星期,遲d見。

惡女 提到...

浩氣長存!(好癲呀,我咁講)

安諾勿斯 提到...

馬力既知大限將至,也發表扭曲六四的言論。可說馬力他黨性深種,是一位政治舞台上的悲劇人物。

Karen (Sze) 提到...

有人話, 馬生講"六四"呢番言論係上大人"叫"佢講; 亦有人話, 馬生想在離世前講佢的看法。

不論誰說, 我只可以說: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的事是真實發生過的事, 不容置疑。

以及: 希望馬生安息。

C.M. 提到...

香水妹妹:

祝你快d裝番luck 左既look 呀!

4仔 提到...

呢度係咪有人生日?

祝 Samsara 姐姐生日快樂!

Samsara 提到...

4仔:咦,我係亞四喎,多謝!

Samsara 提到...

cm哥哥:我都係好忙、多鑊,搞到我好燥底呀!其實我已經齊look啦,但係我個人一放鬆d,效率就低,會有野做漏...反而之前我最tight時唔會,唉,明天會更好嫁啦。

s-pig 提到...

Samsara姐姐,

我都祝你生日快樂呀!

忙都要抖多d呀,唔好chur得自己太'行'呀!

學霖山莊 提到...

遲來的...

生日快樂!